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側心術 > 第41章 041
    下班時間一到, 當著隊里所有人的面,連栩拉著童言就往外走。

    身后傳來一眾起哄聲,童言不用回頭都知道,這之中肯定沒有鄧明凡的聲音。

    這家伙, 估計到現在還覺得肉痛, 她心想。

    盡管為了盡快脫身,兩人的關系在隊里顯得格外張揚;但連栩這次也極有分寸,一坐上出租車便松開了童言的手。

    現在事態緊急,等這件事過去了, 還不知道該怎么收場呢, 連栩嘆了口氣,對司機師傅道出目的地, “壩田街,遠城地產的工地那邊, 您知道嗎?”

    司機師傅隨著車內的輕快音樂搖頭晃腦,心情不錯地答道,“當然知道,就因為那邊在施工,每次去都要堵車。”

    “哎喲,”他看了看行車儀上的時間,“這馬上就晚高峰了, 要快點了。”

    說著, 他一轟油門, 猛然襲來的推背感讓童言兩人因慣性往后靠去。

    童言張了張嘴, 見車輛上了路,湊近了些連栩,輕聲道,“遠城地產的老板,你查過是誰嗎?”

    “嗯,”連栩點了點頭,“遠城是老牌房地產公司了,十年前突然發跡,到現在已經是臨遠房地產私企中的一把手了,衍生企業也不少,幾乎各行各業都有他們的人。老板姓孟,是臨遠本地人。”

    “哦對了,”他似突然想起了什么,“你還記得孟澤希嗎?”

    童言皺了皺眉。

    孟澤希這個名字……她在哪里聽過來著?

    連栩看她這副樣子就知道了答案,也不在意,繼續道,“秦典那個案件的目擊證人,來警局送死者背包的那個。”

    童言恍然大悟,“他啊……他怎么了?”

    等等、她眼神一頓,遠城的老板姓孟,難道……

    “孟澤希和遠城老板有關系?”童言音量都加大了些,瞳孔也略有放大的痕跡。

    連栩點了點頭,“孟澤希的老頭是Pasion集團的老總,Pasion就是遠城旗下的衍生飲食業。”

    童言知道他還有后話,沒有出聲。

    果然,連栩又道,“他老頭就是遠城集團老總孟凡的弟弟,孟理清。”

    “這樣。”童言頷首,以示自己知道情況了。

    下一秒,她就有了想法,開口道,“也許……我們可以從孟澤希這邊下手。”

    連栩嘴角浮現出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意,眸色深不見底。

    他就是這樣想的。

    從上次孟澤希的突然造訪,那人二世祖的形象就能窺出一二;加上孟澤希那副無所事事的作態,從他身上下手,正合適。

    童言瞥了眼連栩,“你有沒有想過這樣一連串巧合出現的可能性是多少?”

    秦典手下的毒品隱線,孟澤希巧合地成了整個案件的目擊者;而現在這個案子所牽扯到的緝毒大隊,遠城地產,又正好能和孟澤希扯上聯系。

    從正常人的角度看來,也確實太巧了點。

    “當然,也許這一切都不是偶然。”連栩笑了笑,“但就孟澤希這個人來說,他做不成一個知情人。”

    童言很快同意了連栩的說法,“嗯,世界上沒有單純的偶然,所有的事情其實都能串成線,這件事情也是一樣。”

    “秦典手下的隱線,和遠城這條毒品交易的線可能是兩個不同的分支,也可能是上下線的關系;但他們之間必然是互相不認識的關系。”童言看向窗外,在腦中梳理著思路,“所有的販毒集團都有同樣一個特點,安全起見,上下級之間的聯系都是極其隱秘的,就像上次審問秦典時他交待的,雖然散貨時候的時間地點客戶都不相同,但他每次都是準時準點找同一個上家拿貨的,而且他連上家的長相都從沒看到過,這很顯然是個有組織的大型毒品團伙。”

    連栩附和道,“按你這樣推算,如果秦典這條線真的是遠城毒品交易的其中一個分支,也就能解釋緝毒在這件事上不作為的行為了。”

    童言扯了扯嘴,“所以說,就算這兩個案件中有關聯,也不是巧合,孟澤希這樣的地位,也肯定不會知道這件事的隱情。”

    言下之意,也算是肯定了連栩之前的說法。

    孟澤希顯然不是知情者,但由他下手打入內部,卻是最合適不過。

    “孟澤希的聯系方式,”連栩看向童言,“我記得在你那?”

    童言一愣,明顯沒想到還有這茬,“在我這兒?”

    連栩回想片刻,遂后篤定地點點頭,“好像是被你夾在筆記本里了,你找找。”

    童言睜大了雙眼,難以置信地迅速掏出包里的筆記本翻找起來。

    她拿出本子,攆住一角抖動片刻,瞬間飄下幾張名片來。

    有一張名片正好飄到了連栩腿上。

    他笑了笑,緩緩拾起名片,修長的手指輕飄飄地翻轉到正面,放到童言面前。

    燙金名片上,赫然三個大字——孟澤希。

    氣氛有一瞬間的僵持。

    童言瞇了瞇眼,又知道了他一個優點。

    她也跟著笑了起來,一直緊繃的心情也略有松弛,“年輕人,記性不錯啊。”

    連栩挑了挑眉,算是接受了她突如其來的表揚。

    車內驟然安靜下來,氣氛變得有些詭異。

    童言有意識想松動松動氣氛,開啟了話匣子,“還不知道你多大了。”

    “27,你呢?”連栩手里依然捏著那張名片,面色如常,好像對她突如其來的發問一點都不覺得驚訝,倒像是兩人突然轉變了身份似的。

    童言抿了抿唇,對他的年齡有些訝異,“24,看不出來啊,你還挺顯小。”

    “呵,”連栩突然笑了一聲,“轉正之后就25了,你看鄧明凡小李他們顯小吧,其實都二十七八了。”

    這段時間合作下來,他對童言的性格也略有了解,從她開口的那一瞬,他就知道這個人在沒話找話說,不過他也不準備拆穿她就是了。

    童言看向連栩,“你們是什么邪教組織嗎?”

    連栩揚了揚眉,用疑問的眼神看向她。

    “還是警校伙食好?”她越說越來勁,“為什么一個兩個看上去都像才剛剛大學畢業似的?”

    連栩看著她沒停下來過的嘴,撫了撫眉心的褶皺,閑聊話題明顯有些超綱了,這讓他怎么接?

    余光看到窗外一閃而過的路牌,他拍了拍她的腦袋,“別尬聊了,快到了。”

    “嗯?”童言無辜地眨了眨眼,“很明顯嗎?”

    話音未落,出租車果然已經靠邊停下了,正是遠城工地的大門口。

    連栩掏出一張紙幣遞給司機,率先打開車門,輕聲吐出兩個字,“非常。”

    童言無奈地聳了聳肩,下車小跑幾步才跟上他。

    心里還有些疑惑。

    以前和美國同事尬聊的時候,她還總會被夸幽默感十足啊,怎么到了連栩這兒就不管用了呢?

    雖然兩人下班之后才過來,但對于工地這樣的地方,現在只是晚飯空隙的休息時間。

    工地上人多嘴雜,除了時不時會有承包商明察暗訪之外,偶爾也會有視察的領導過來。

    對于這樣的地方,童言二人的出現并沒有吸引多少目光,特別是最近工地里的車輛查出了命案,經常會有來查看情況的人,這也方便了他們的行動。

    工地上的工人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手里捧著各自的飯盒,似乎連說話的功夫都沒有,飛快地扒著飯。

    連栩走到距他們最近的一群人身邊,打量片刻飯盒中的菜色,狀似隨意地開口,“伙食還行嗎?”

    蹲在地上的工人只抬眸瞥他一眼,互相交換一瞬眼色,卻都不打算答話。

    連栩似是料到了他們會是這樣的態度,也不氣餒,繼續笑道,“我看你們這伙食好像不太行啊,每天干這樣的體力活,營養也要跟得上才行啊。”

    聽到這句話,離連栩最遠的一個高個子壯漢忍不住冷笑一聲,嘴里還鼓著飯,含糊不清地說道,“兄弟,我看你也不是工地上的人,我們都是普通工人,對命案一點了解都沒有,你也就別來我們這套話了。”

    疏遠之意明顯,聽起來,倒是把他們當成來打探消息的記者了。

    連栩做出一副驚異的模樣,“什么命案?你們工地上有命案發生嗎?”

    一邊說著,還配合著和童言交換交換眼神,戲相當足。

    果然,剛才開口的壯漢看到兩人這副模樣,就對連栩的話相信了一大半。

    他將口中的飯菜一口氣吞下,吧唧吧唧嘴,狐疑道,“你們是?”

    連栩眉心一動,終于上鉤了。

    他從內口袋摸索半晌,掏出一張名片遞給壯漢,“我們是板橋路那邊新開的飯館的人,前段時間聽說你們工地想換盒飯供應商,就來碰碰運氣。”

    壯漢接過名片,粗礦的眉毛高高挑起,“這你和我們說也沒用啊,我們哪有決定權。”

    雖然語氣仍稱不上客氣,但對他們的懷疑卻已經消去了不少,警戒心驟減。

    “沒有沒有,”連栩客氣地笑道,“老板讓我們先看看你們現在的伙食怎么樣,到時候如果可以合作,我們的盒飯總不能比你們現在的還差吧。”

    “也是,”壯漢松了眉心,大笑道,“老子早就想說了,這家盒飯真他媽難吃。”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