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側心術 > 第44章 044
    聯系這些被開除的工人, 說簡單也不那么簡單, 如果告訴對方警員的身份, 估計沒幾個人會搭理他們;但如果不用警員的身份, 他們更難開口打探。

    連栩法子多,決定用另一個工地招工方的身份聯系他們。

    不得不說, 這方法正中下懷。

    既找準了剛剛被辭退員工的心理狀況, 也能開口詢問他們在之前工地的經驗。

    為了互相不打擾對方,童言將連栩留在了客廳, 自己則進了房間。

    打電話的過程沒有多大波折,大部分聽到招工信息都表現出些迫切, 但也就是這股迫切, 讓童言有些失望。

    按理說, 這些被開除的工人必定和毒品案存在或明或暗的關聯, 但他們迫切希望找到工作的心理,卻并不符合一個和毒品掛鉤之人的心理狀況。

    真正和毒品案存在實質聯系的人,不會因為一個普通工地的工作而欣喜若狂。

    更多的,應該是對這類體力勞動的不屑一顧才對。

    這些人……恐怕都是因為看到或聽到某些有關毒品案的東西才會遭到開除。

    呵, 童言掛斷最后一個電話, 嘴角浮現出一抹冷笑。

    還真謹慎。

    想著,她劃拉了兩下剛才在通話時記下的信息。

    雖然這些人對案件可能不知情,但細細問下來,他們之間還是存在某些共同點的。

    她換了套外出的衣服, 這才拿起筆記本往客廳走。

    這邊連栩也已經結束了通話, 正看著手中幾張紙上的筆記, 若有所思。

    童言的腳步聲也沒有引起連栩的注意。

    她靜靜走到沙發前坐下,直到沙發旁邊的凹陷感襲來,連栩才抬起了頭,“結束了?”

    童言點了點頭,“你這邊有沒有值得深入調查的人?”

    “有一個,”連栩指了指紙上被他圈出來的一個名字,“林鴻,臨遠市本地人,這幾個人里面唯一一個拒絕了招工信息的人。”

    童言笑了笑,這個人果然和自己想得相差無幾。

    想著,她又湊近了連栩一些,想要看清他紙上所記下的信息,“他的家庭住址在哪?我記得照片上的信息好像有寫。”

    連栩沒有在意兩人之間突然拉近的距離,仿佛也忘記了自己剛進門時候的局促,聲音沉緩十分,“就在壩田街附近,離遠城工地走路10分鐘就能到。”

    話音剛落,童言便順勢拿走了他手中零散的紙張。

    她需要確認,這幾個人之間的共同點是否真的存在。

    而童言這一動作,也讓連栩的目光變得無處安放,下意識向她望去。

    一抬眸,入目便是童言近在咫尺的臉龐,雙頰處還帶了些紅暈,細密的睫毛撲扇撲扇地眨著,灑下幾篇陰影。

    因為是周末,童言甚至沒有化妝,展露出細膩白皙的皮膚,竟讓連栩覺得,好看……極了。

    內心深處有個聲音告訴自己,太近了,這個距離太危險了。

    但臨到付諸實際之時,他卻動彈不得。

    時間仿佛靜止了,正午的陽光氤氳在空氣中,他甚至能看到空氣中細小的揚塵。

    不可控地,他的心臟劇烈跳動起來,一下又一下,動蕩惶惶,又輕快有力。

    “果然,”童言突然出聲,強行將連栩的神智拉扯回來,“這十個人,除了這次壩田街的工地,也在遠城之前板橋路和十里坡的工程工作過,可以說都是施工隊的老人了。”

    她一邊說著,眼里猛然透出一抹不為人知的閃爍,配上嘴角上揚的弧度,輕易晃了連栩的眼睛。

    明明還是同樣的模樣,一副稱不上美女的五官;就像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被她的高跟鞋蠱惑到一樣。

    她身上好像被鍍了一層光,無關長相或外表,卻熠熠閃耀。

    所幸,窺見到她這一面的人是他,而不是別人。

    連栩猛地一滯。

    他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想法?

    “連栩,你……”童言興奮地看向他,輕易從他的眼神中辨別出心不在焉,“連栩?”

    她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連栩這才回過神,“怎、怎么了?”

    “是我問你怎么了才對吧,”童言翻了個白眼,“想什么呢你?都這個時候了,還心不在焉的。”

    連栩勉強笑了笑,“我剛有點走神,你說什么來著?”

    童言無奈嘆了口氣,重復一遍自己剛才得出的結論,“這些人和遠城不是第一次合作,最少的,也跟過兩個遠城的工程。”

    “這些人同時被開除,肯定不止是因為這次的事故,”她認真道,“遠城明面上是建筑公司,暗地里,可能就是專門運作毒品交易的第一場所。”

    “雖然工地上人多眼雜,但也確實是個毒品交易極佳的地點,不論是運送沙土鋼材的車輛或是工地上流動性極大的不穩定人群,加上施工路段的監控都不會投入使用,每一點都降低了毒品交易的風險。”

    “唯一的風險,”她眼神一頓,“是可能被常駐在工地上的工人看見或聽見些風聲。”

    連栩明白過來她的意思,補充道,“遠城干毒品交易可能也不是一天兩天,特別是這幾年,遠城的工地在臨遠市明顯增加了。”

    “難怪……”連栩突然感嘆一聲,“遠城集團的發跡就很突然,且遠城上市之后,也從來沒出現過資金不足的情況,一直順風順水做到了現在,穩坐地產行業第一把龍頭交椅。”

    童言頷首,“在聯系孟澤希之前,”她將連栩做了記號的紙張放回茶幾,敲了敲那個被圈出來的名字,“我們要先去找一趟林鴻了。”

    就憑這個人的態度,一定是知道些什么;最壞的情況,其他人被開除都可能只是為了掩飾林鴻一個人的離職。

    他既然不懼失業,那么童言也能大膽地做出推測。

    林鴻……和毒品交易的直接聯系可能到現在還沒有斷。

    林鴻的住所并沒有換,連栩說這是林鴻在電話中告訴他的。

    時間緊急,童言也沒有道破他話中的模棱兩可,直接攔車就和連栩來到了林鴻的住址。

    當兩人已經站在壩田街一個小巷口時,才意識到問題。

    他們該以什么身份來拜訪林鴻?

    工地招工這個方法肯定已經不再適用了,也沒有招工方會三顧茅廬去請一個普通工人。

    兩個人站在巷口面面相覷。

    知道林鴻所在卻依然停滯不前,沒有什么比這更讓人難受的事情了。

    一陣寒風襲來,童言緊了緊風衣,冷得直跺腳。

    連栩看到童言的動作莫名有些煩躁,皺了皺鼻子道,“干脆就說我們是警務人員吧,在這里站著也不是辦法。”

    “你和犯人說自己是警務人員,你看別人會理你嗎?”童言橫他一眼,“你腦子動得快,快想想法子。”

    “我能想到什么法子,”連栩回贈給她一個白眼,對她的“夸獎”不為所動,“火急火燎地趕過來,結果一點計劃都沒有,活該吹冷風。”

    話是這樣說著,童言正欲還嘴,肩上突然感受到本不存在的重量。

    連栩依然臭著臉,只是身上卻僅剩一件高領單衣了。

    童言愣了愣,又張了張嘴,將就要脫口而出的話吞入腹中,怎么也說不出來繼續揶揄之言了。

    連栩身體的確硬朗,就算只著一件單衣,也似完全沒有感受到寒意的模樣,她也就沒有拒絕連栩的好意,將身上不屬于自己的外套又收緊了些。

    連栩看到童言的動作,眉心松了一半,“平時看你沒少折騰,怎么身體這么虛?”

    “小時候留下的病根,”童言毫不在意,反正她也沒想過要隱瞞自己身子虛體力差的事,還故作灑脫地揮了揮手,“老毛病了。”

    連栩沒有出聲,心里卻有一瞬間的觸動。

    小時候……應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吧。

    因為父親的緣故,他從小到大的鍛煉就沒少過,很少生病,自然也沒體驗過體虛的感覺。

    但他也知道,體弱多病的感覺絕好不到哪里去。

    想著,他瞥了眼身邊的女人,緩聲道,“賭一把吧。”

    “什么?”童言一愣,不明白他的意思。

    “林鴻就算不是毒品交易的從犯,也一定參與其中,對交易過程應該也有一定了解。”連栩詞不達意,一句話說下來就不再開口。

    童言卻已經領悟到他的意思,“你是說……”

    連栩點點頭,“像他這樣最底層的下線,假裝買家應該是最有效的方法。”

    “恰好,”他突然扯了扯唇,臉上浮現出一抹極淡的笑意,“我們也知道一個一定不會受到懷疑的名字。”

    童言猛地睜大雙眼。

    的確,如果說是那個人介紹過來的,十分合理,且很大程度上不會受到懷疑。

    帶著刺骨涼意的風送來了連栩磁性動聽的聲音,

    “孟澤希。”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