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側心術 > 第45章 045
    兩人商量好方案后, 終于摁響了林鴻家的門鈴。

    林鴻雖不是個謹慎的人, 但最起碼的常識還是有的;從貓眼里看到兩個陌生人的面孔后,他沒有選擇馬上開門, 而是在門后嗡嗡發聲, “誰啊?”

    連栩與童言對視一眼, 在心里暗暗組織片刻措辭才開口,“買貨。”

    越是不知深淺的情況, 說話越要簡短, 多說多錯。

    林鴻隔了很久才又開口,“買什么貨?”

    “遠城的貨。”連栩依然言簡意賅, 雖只是短短兩句話,卻在內心過了無數遍。

    許是林鴻也少有碰到這種情況, 在門后沉默良久沒有出聲。

    久到連栩兩人都覺得要露陷的時候,門開了。

    林鴻很瘦,這是童言對他的第一印象,和李捷一樣,眼眶的深陷和瘦弱的軀干都給人以極其不健康之感。

    不出意外, 應該也是個癮君子。

    也對, 做這行的, 又有幾個是不沾這些東西的呢?

    林鴻的表情有些疑惑,細看之下眼里還有一絲暗光涌動。

    他朝門口兩人招了招手, “進來說。”

    連栩和童言同時松了口氣, 這第一關算是過了。

    童言一邊往里走, 一邊打量著房內的裝飾。

    屋里光線有些暗, 想是沒有開窗簾的緣故,頂上一束孤零零的光照下來,明明是陽光明媚的一天,卻硬是營造出一股詭異的氛圍。

    但童言沒有受到影響,這類場景她在過去也沒少見。

    屋內的家具不算新,細節卻處處透著考究。根據連栩的信息,林鴻是壩田街的工地開工后才搬來的,也沒多長時間,這家具應該是跟這林鴻搬過好幾次家了,茶幾和沙發邊上都有些劃痕,是經常搬動才會留下的痕跡。

    坐下后,林鴻還給兩人倒了兩杯水才緩緩坐下,“你們從哪里知道我的?”

    來了!童言不自覺握緊了自己的雙手。

    連栩回想片刻打好腹稿的說辭,對林鴻笑了笑,“其實我們來你這也只是碰運氣,我們之前拿貨的人怎么都聯系不上了,聽說最近風頭緊,也沒人敢在外面私自散貨,所以才來你這試試。”

    這是一番通情達理的說辭,又四倆撥千斤地將林鴻的問題推到一邊,既沒有回答問題,又叫人找不出錯。

    只是林鴻跟這條線久了,就算是再沒智商的人也學會了些買賣雙方的五迷三道,只一瞬就意識到連栩話中的詞不達意。

    但連栩這番話卻讓他相信了兩人的來意,最近這段時間的確管得緊,一般買家根本拿不到貨。

    他抿了抿唇,“一般人的確不敢散貨,但僅憑你說的這些,在我這兒也拿不到東西。”

    林鴻頓了頓,“我只做熟客生意,你們走吧。”

    雖是拒絕,語氣中卻不自覺帶了一種居高臨下的意味。

    “我們是孟澤希的朋友,”連栩終于開口,不到不得已的情況,他還真不愿意搬出孟澤希的名字,畢竟是一場博弈,到了現在,只能賭一把,林鴻并不清楚高層間的事。

    而據他進屋之后的觀察,林鴻接觸到孟澤希的可能也的確不大。

    “小孟總的朋友?”果然,林鴻聽到孟澤希的名字后表情有了明顯的變化,“既然是小孟總的朋友,為什么不直接找小孟總拿貨?”

    連栩笑了笑,他果然不知情,“小孟總那里如果拿得到貨我們也就不來找你了。”

    這下輪到林鴻疑惑了,現在的管控竟嚴格到連孟少爺都拿不到貨了么?

    他在整場交易中其實只是負責散貨給下層的角色,但他門兒清,也知道這其中的油水,每次散貨都會自己悄悄留下一部分,有些留給自己,另外的賣給一些散客,日子過得不亦樂乎。

    林鴻絲毫不懷疑孟澤希知道自己,畢竟是公司高層,對于毒品的具體操作應該都是心里有數的,特別他還是和散貨下線直接接觸的人之一。

    但他沒想到的是,居然連孟澤希都拿不到貨,反而要來找自己。

    林鴻喜上眉梢,自從連栩說出孟澤希的名字后對兩人的懷疑盡失,腦中甚至已經盤算好了要用這批貨大賺一把的想法。

    既然連小孟總都沒有貨源,可想而知現在他手里這批貨有多緊俏。

    想著,他朝連栩笑了笑,態度熱切不少,“行,你們是小孟總的朋友,我也不和你們來那么多虛的了。”

    他伸出五個手指,在兩人眼前晃了晃,“這個數,你們看怎么樣?”

    童言沒有出聲,只是捏緊了些荷包里正在錄音的手機。

    連栩倒也知道他的意思,笑著問:“雖然我們記著拿貨,但你也不能坐地起價啊,這個數可是外面的兩倍了。”

    林鴻看連栩一眼,疑心盡數散去,卻沒有松口,“你也知道現在散貨多大風險,雖然是小孟總介紹來的,但畢竟是我這邊的生客,我也有風險啊。”

    連栩佯裝考慮,片刻后開口,“行,能驗貨嗎?”

    卻沒想到,這次林鴻沉默了很久,看著連栩的眼神也變得犀利起來,“我們這邊可不驗貨啊,既然是孟總介紹過來的,他沒和你們講過規矩么?”

    童言手心直冒汗,連呼吸聲都放輕了不少。

    連栩卻好像絲毫沒有被林鴻的眼神影響到,漫不經心道,“我們對于你來說是生客,你對于我們來說也是第一次交易的對象,再說你這價格比之前高這么多,要求驗個貨也不算過分吧?”

    林鴻表情有細微的松弛,良久,他點了點頭,“等我一下。”

    說完便起身往房間走。

    “對了,”進房前,他轉頭看向沙發上默不作聲的兩人,“還不知道兩位的名字。”

    童言剛放下的心猛地收緊,額上已出現細細密密的汗。

    倒是連栩很快出聲,報出兩個假名。

    林鴻淡淡點了點頭,關上了房門。

    下一秒,連栩用疑問的眼神看向童言,錄好了么?

    童言掏出手機,看著屏幕上錄音界面的秒表正在走動,才輕輕點了點頭。

    點頭的一瞬間,連栩拉住了童言的另一只手,“走。”

    童言也意識到情況的緊急程度,沒有絲毫猶豫就跟著連栩起身向門外奔去。

    連栩打開大門的那一剎,林鴻的房門也開了,帶出“嘎吱——”的響聲。

    童言的瞳孔瞬間放大,下意識回頭望去。

    林鴻正狠辣地盯著他們,雙手平行舉至與肩同高。

    手上握著的……是槍!

    童言甚至來不及驚呼出聲,就已經被連栩一把推出門外。

    林鴻卻沒準備罷手,帶著□□的槍對準連栩的后背就是一槍。

    連栩甚至覺得自己聽到了子彈劃破空氣的聲音,電光火石間,他動作極快地一個敏捷地下蹲,才堪堪躲過這致命的一槍。

    沒有半點猶豫地,牽過童言的手就往樓梯間跑。

    幸運的是,林鴻似乎也沒想過追出來再補上兩槍,收下手上的槍支便回房收拾起來。

    連栩的說辭可以稱得上是天衣無縫,包括對行情表現的熟悉感,也讓人起不來一絲懷疑。

    但他說到了驗貨,雖然在外面,毒品交易一定免不了驗貨這一環節;但他們這條線本來走的就是高端市場,就算散貨,也是直接由專人快遞到對方家中,中間也從不存在驗貨這道關卡。

    連栩說到驗貨,顯然是認為他手里有貨,但如果這兩個人真是買方,肯定不會提出在他這驗貨,而是收貨的時候在派貨員的監控下驗。

    他已經暴露了,且沒能將這兩人處理掉,這件事如果告訴上級,他就是死路一條。

    為今之計,只有能走多遠走多遠。

    另一邊,從林鴻家里逃出來的兩人一路狂奔到大路上也不敢松懈,立馬攔了輛出租車。

    上車后,童言才氣喘吁吁地掏出手機停止了錄音,調出通訊錄中楊新的名字就要打過去。

    連栩急忙伸手按住了她,“你干什么?”

    “給老楊匯報啊!”童言大口喘著氣,突然說話時,空氣進入喉管帶出的粗糲感,讓她難受地干咳起來。

    連栩嘆了口氣,從她手中抽出手機,另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背脊,“這事給老楊說沒用,我們也不能現在就暴露在暗中調查的事情。”

    刑警隊和緝毒隊是同級別部門,這件事既然已經交由了緝毒隊,他們在任何情況下都沒有私自調查的立場。

    “但我們有證據,剛剛的對話都一字不漏的錄下來了,而且那個林鴻有槍!我們都是證人!”童言咳得眼里醞滿淚水,卻仍堅持道。

    連栩搖了搖頭,“這只能證明遠城和毒品案的關聯,但和緝毒隊沒有任何聯系,現在爆出來,只會打草驚蛇。”

    他倒也并不擔心林鴻會把這件事說出去,畢竟說出去,對他而言也沒有任何好處。

    只是……他們看到了林鴻的槍,也得到了林鴻的罪證,如果他是林鴻……

    “林鴻一定會跑路,”連栩看向童言,“我們要在遠城高層發現林鴻消失之前,比緝毒隊先一步抓到他。”

    童言卻垂下了眸子,久久沒有給出回應。

    車內的空氣突然安靜下來,只偶爾從車窗縫里傳來幾許喇叭聲。

    良久,童言喃喃出聲,“這件事,只靠我們倆……”

    “真的能解決嗎?”

    不管是遠城集團的內部力量,還是緝毒隊和上面官員的勾結,就足夠讓他們焦頭爛額的了。

    現在又加了個林鴻,他們還要在不驚動其他人的情況下將林鴻抓捕。

    這可能么?

    抓捕之后呢?他們沒有權限調查,難道抓到林鴻之后將他非法拘禁嗎?

    童言內心升起一股深深的無力感,這種感覺,就和十年前眼睜睜看著親人死去卻無能為力時一樣。

    不,可能比當時更甚。

    她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只知道哭的小女孩了,她會側寫,會推理,甚至能揣摩出罪犯的手法和接下來的行動;但在這件事上,她依然無能為力。

    兩個人,怎么去對抗這一群擁有金錢權力地位的人?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