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側心術 > 第49章 049
    盡管公務繁忙,但周雄偉的辦事效率很高, 楊新聯系上周雄偉不過半日時間, 他就傳來了消息。

    連栩的系統權限果然在當天登錄后的十分鐘被提升了權限。

    根據當天的追蹤系統, 連栩一開始探查的是一個叫林鴻之人的基本信息, 但不知怎么的, 短短十分鐘后, 他的權限被提升,隨后便直接進入了最高警務系統,調取了警方的數十名臥底信息。

    然而詭異的是,連栩登入的IP地址從始至終都沒有過異常,經過專業的計算機操作足跡,從頭到尾連栩的操作都非常流暢,看上去也并不存在有被人盜用信息的可能性。

    資料室內有監控,但監控只是準確得記錄了連栩進門和離開的時間,至于這期間連栩在電腦上干了些什么, 僅憑監控畫面是看不出什么的。

    楊新結束了和周雄偉的電話后依舊愁眉不展, 還深深嘆了口氣。

    童言一看他這幅模樣,就大概明白了一些。

    周雄偉的信息看來也沒能幫上什么忙。

    果然, 下一秒, 楊新朝童言揮揮手示意她過來。

    童言放下手中的文件, 走近兩步道, “怎么說?”

    就算明知道不會有進展, 她的聲音中卻還是帶了些希冀。

    楊新搖了搖頭, “和紀委那邊給的說法差不多, 還說連栩的登錄權限是在他進入信息室十分鐘左右被提升的。”

    聽到后半句,童言眼眸突然一閃,“也就是十點十五左右?”

    楊新頷首,“泄露出信息的時間在25分左右,連栩所有的操作痕跡一目了然,辯無可辯。”

    “查出他是怎么被提升權限的嗎?”童言又問。

    “不清楚,”楊新思忖片刻,“紀委那邊說當天十點五分的時候,大概有十分鐘時間警務系統有被入侵的痕跡,速度很快,也沒有留下記錄。”

    “時間太快,如果是外部黑客也不可能在這么短時間內摧毀警隊的防火墻并全身而退,熟悉警務系統且進入過警局的,昨天只有連栩一個人。”

    話里話外,都是對這件事的無計可施。

    童言臉色不變,“連栩剛剛登入警務系統的時候,他的操作應該都有記錄吧?”

    “有,”楊新點頭,“好像是在查一個叫林鴻的人,警務系統被入侵之后他就已經在查看線人信息了。”

    童言笑了笑,那些人想往連栩身上潑臟水,當然會抹去連栩后面的操作。

    但也不是真的辯無可辯。

    楊新沒有錯過童言的笑容,很快皺了皺眉,“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警務系統被入侵,連栩必定會用到電腦,”她緩緩抬起中指,又覆上自己的食指指背,輕輕摩挲兩下,“奇怪的是,但在系統被入侵之前,連栩的電腦上并沒有任何類似的操作不是嗎?”

    楊新一愣,立馬會過意,“沒錯……系統入侵之前,連栩一直在搜查林鴻的資料,電腦上不存在任何入侵操作!”

    這中間存在一個時間差!

    上一秒,連栩還處于正常操作,下一秒,警務系統就被入侵了。

    他根本沒有入侵的操作痕跡或時間!

    楊新想通了這一點,立馬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就要給紀委那邊撥去。

    不想電話還沒撥通,他的手機就先一步鈴音大作。

    楊新看了眼來電顯示,是一串陌生座機的數字。

    他直接摁滅了屏幕,手上撥號動作不停。

    那邊的人卻耐心十足,不出兩秒手機就又響起來。

    童言看了眼,抿唇道,“先接電話吧,也不急這一兩分鐘。”

    楊新只好放下手中的座機話筒,不耐煩地接起了手機,“說話。”

    電話那頭的聲音有些嘈雜,說話的男聲卻清晰無比地傳入楊新耳中,“是楊隊嗎?我是緝毒劉明濤,江流客運站這邊發生命案了。”

    “緝毒的人?”楊新習慣性皺了皺眉,卻很快被劉明濤口中的“命案”吸引了注意,“死者信息確認了嗎?具體位置在哪?有沒有通知搜證組?”

    “死者名叫林鴻,男性,是我們昨天剛從李捷口中套出來的毒品案上線,剛剛被人發現死在客運站就通知我們了。”

    ……林鴻?

    楊新瞥了眼童言,這名字今天已經出現過兩次了,是連栩去信息室查的那個人。

    那邊的男聲頓了頓,“陳隊的意思是不用你們過來了,雖然是命案,但林鴻是我們這邊跟進的毒品線重要證人,陳隊讓我和您打個招呼。”

    “胡鬧!”楊新一拍桌子,猛地站起身來,“這是你說不用過來就可以不管的事嗎!這是命案!刑事案件!!”

    “我知道……”那邊的年輕男聲顯得有些無措,顯然是被楊新的狂轟濫炸給嚇到了,聲音都弱了下來。

    下一秒,耳麥中傳來幾聲動靜,似乎是有人拿過了電話。

    “楊隊,”是陳欽然的聲音,“我們這邊的調查還沒有結束呢,等我們把林鴻手底下的毒品線查清楚再移交給刑警隊,你看行么?”

    盡管是詢問的語氣,但話里話外都隱含了篤定的意味。

    這種感覺讓楊新跟吞了口蒼蠅似的難受,他梗了梗脖子,“陳隊,這不合規矩啊。”

    “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嘛。”陳欽然笑意滿滿,仿佛根本沒有意識到楊新話語深處的拒絕。

    楊新也勾唇笑出聲來,握住手機的手緊了緊,“現在人死了不是嗎?”

    這有恃無恐的語氣,楊新怎么聽怎么刺耳。

    他剛才的聲音也不算小,雖然才幾句話,辦公室里的警員們也都八/九不離十猜中了些電話里的內容。

    至少,他們清楚地聽到了命案二字。

    看著所有人的眼神都聚焦在自己身上,楊新就再也忍不了了。

    這句話完,對面的陳欽然笑意全無。

    話筒里沒了聲,如果不是周圍的嘈雜聲還環繞在耳邊,楊新甚至以為陳欽然那邊已經掛斷了電話。

    半晌,陳欽然終于開口,只是這次,他的聲音聽起來并不如平時那般自若了,“楊隊,大家都是為了破案,你又何必把我當敵人呢?”

    楊新一哂,“那行,大不了這命案兩隊一起查就是了。我們處理命案,你們繼續跟進毒品線;有任何需要幫忙的直說就是,我們百分百配合。”

    陳欽然有恃無恐,楊新又何嘗不是。

    刑警隊和緝毒隊本就是同級部門,誰也不受誰的管理。

    現在董任峰離職,他就是隊里唯一的領導者,該硬氣的,一定不能讓。

    陳欽然冷笑,“你這樣說……那就是談不攏了?”

    他話都說成這樣了,楊新不可能聽不明白,以前連城武軸,對每個案子都追根究底,最后因公殉職了;董任峰也軸,落得個濫用職權的罪名;卻沒想到,現在的楊新也這么軸。

    也不知道是不是刑警隊長這個職位有問題,怎么坐上這個位置的人沒一個正常的。

    楊新沉聲答道,“陳隊說錯了,不是談不攏,而是從一開始,你就沒想真的跟我談。”

    他提出兩隊共同處理這起命案,于情于理都是最好的解決辦法,陳欽然卻還是不同意,這讓他無法介懷,也無法理解,甚至開始懷疑……

    陳欽然想要掩蓋些什么的意味太過明顯了,那么他就更不能讓步。

    楊新也不蠢,之前緝毒二話不說就接手案件,上個案子的隱線也是草草了事,他怎么說也是入職十五年的老油條了,不會連這點端倪都看不出來。

    聯想到連栩和童言這段時間的詭異行為,還有連栩昨晚對林鴻的調查,他還有什么不明白的。

    想著,他嘆了口氣,率先掛掉了電話。

    涉及到原則問題,他不得不趟下這灘渾水。

    雖然他沒什么很大的志向,以前跟在董任峰手下的時候也只做安排下來的任務,但他始終記得自己的身份。

    也是這個身份,有時會讓他沒時間陪家人,有時會讓家人擔心,甚至過年過節接到一個電話就要往外趕;他也會抱怨,有時也會負氣想要辭職,但更多時候……

    他發自內心地,為自己作為一名人民警察而感到驕傲。

    抬起頭,他看向一屋子看著自己的男男女女,大掌一揮,“江流客運站發生命案了,童言小李跟我的車走,其他人分兩輛車跟上。”

    說著,他指了指一臉緊繃的鄧明凡,“通知搜證組,給傅航打電話,順便查一下林鴻的資料,他和遠城的毒品案有聯系,周圍認識的人都要查,特別是遠城最近的動向。”

    “工地上每天多少車多少人進出,就是公司大樓每個人吃了幾頓飯,吃的是什么,都要給我一個不漏地查清楚!”

    鄧明凡眼睛透亮,將他的圓臉都點綴得可愛了幾分,浮夸地給楊新敬了個不標準的軍禮,“保證完成任務!”

    楊新因為鄧明凡的耍寶笑了一瞬,又很快斂了神情。

    臨出門前,他回首看著手忙腳亂的一眾人等,放大了音量道,“這個案子是刑警隊的,到了現場,誰都不用看緝毒隊人的臉色,知道嗎!”

    回應他的,是所有人整齊劃一的洪亮嗓門——

    “知道!”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