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側心術 > 第54章 054
    出租車停在了公安大樓門口, 童言下車走進大樓沒兩步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是那個在緝毒隊辦公室引起她注意,在犯罪現場與他人表情也格格不入的少年, 黃興。

    黃興看起來有些心不在焉,手里抱著成堆的文件,悠悠地在辦公樓大廳走著。

    童言看了看他腳步所至的方向,暗暗蹙了蹙眉。

    這個少年,和她第一次被他眼里的光吸引到時似乎已經變化良多。

    短短一周而已,是什么讓他變化如此之大?

    但現在這種時候,顯然不是去搭訕的時機,她想了想, 最終朝著黃興的反方向走去。

    回到辦公室時, 楊新果然還沒有下班,不僅是楊新,其它隊員看起來也都很忙碌, 儼然沒有受到下班鈴聲的召喚一般各司其職。

    一進門,鄧明凡就朝她撲了過來,“小童, 你可算是回來了!!”

    “怎、怎么了?”童言被鄧明凡驚得往后連連退步, 頗有些不知所措的意味。

    “小童啊, ”鄧明凡朝連栩的方向努努嘴, 又小聲道,“你不在這一下午, 連栩都快成望妻石了, 眼神就沒離開過辦公室的大門。你倆不會又吵架了吧?”

    “沒有的事。”童言不在意地笑了笑, 又向連栩投去一個安撫的眼神。

    連栩會在乎她的安危這一點她從來都不懷疑,現在聽到鄧明凡的話,心下更是暖洋洋的。

    但她沒有和連栩說話的意思,拍了拍鄧明凡的肩就朝楊新走去。

    正好楊新剛剛放下了手中的電話,看到童言回來,也忍不住笑了笑,“怎么樣,在孟澤希那邊得到了有用的信息嗎?”

    “還算有用,”童言點了點頭,“最近這段時間,遠城頻繁召開股東大會,會議內容大多是圍繞要不要參與融資,我想應該是毒品交易鏈被切斷了,現在沒有流動資金可用。”

    楊新點了點頭,“沒錯,遠城野心很大。小鄧這邊也查到了,遠城最近好像在參與市中心板橋路新金融街的招標,這工程沒個十幾億怕是拿不下來。”

    “但融資模式遠城是第一次接觸,他們之前也沒有遇到過資金短缺的狀況,所以沒有路子也沒有這方面的經驗,”童言眼睛忽閃忽閃的,“成功的幾率很小。”

    楊新看著童言,突然有些明白她的意思了。

    如果融資這條合法的路走不通,遠城這樣有前科的企業,難免會想重操舊業。

    而據他們所知,林鴻手上的毒品線,最近這一次的貨因為警方介入,還沒來得及散出去。

    金融街招標會就在一周以后了,也就是說,遠城在這一周內很可能會有行動。

    而當遠城行動的時候,如果他們能捉到現行……

    到時不僅是毒品案,手握林鴻死前錄音的他們,就更能證明遠城和林鴻的關系,遠城也就有了足夠的動機,他們就能以此立案。

    童言眼睛越來越亮,一邊繼續說著,“而且遠城的老板,也就是孟坤,據孟澤希所說,成立遠城之前就是黑道上的,認識的人魚龍混雜,派人殺死林鴻,對他來說輕而易舉。”

    “小鄧!”楊新很快點頭,朝不遠處的鄧明凡招手,“你去查一下孟坤近一周的通訊記錄,把里面的不正常通話記錄下來,給我一個一個查!”

    鄧明凡點頭,正準備回去做事,又被童言拉住,“還有孟子彥。”

    她回頭看向楊新,“孟子彥是遠城房地產開發的總負責人,又是孟坤的兒子,很大可能是參與其中的。”

    楊新對鄧明凡揚了揚下巴,“去查吧,這兩個人的通訊記錄,包括所有社交軟件和呼入的詐騙電話,統統都要查到,明天我要拿到列表結果。”

    鄧明凡聽到楊新所給的時限,本來干勁十足的精神突然有些萎靡,“明天?我和小連兩個人怎么忙得過來啊?”

    “除了出隊的人,”楊新放大音量,對仍在辦公室的所有隊員道,“所有人暫時放下手里的工作,把這件事放在首位,動起來!”

    鄧明凡這才恢復精神,立馬掉頭回座位,準備給其他人分工。

    楊新想了想,又招手叫來連栩和童言,“你們倆負責24小時監聽孟坤和孟子彥的通訊記錄,晚點我讓小李他們來換班。”

    童言的觀察細致程度楊新早有見識,連栩從警校畢業的時候最突出的就是優秀的記憶能力,監聽任務由這兩個人來做,他也相對安心些。

    給所有人分工完畢,楊新掏出根煙來,也不管室內是否允許抽煙,兀自摁下打火機點燃。

    接下來,就是和緝毒隊的博弈了。

    如果陳欽然頭上真的有人,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將會暴露在監控上。

    這樣一來,他們剛剛從被動轉為主動的地位又會受到掣肘。

    他不能讓這種情況發生,也不能讓隊員們這段時間的辛苦化為烏有。

    想著,他看了看手機里的最近通訊人,摁下了通話鍵。

    就在刑警隊的人加班加點監察之時,緝毒隊這邊也沒閑著。

    盡管遠城的案件因為突如其來的命案被刑警隊介入了,但緝毒的線陳欽然也不會因此放手。

    只是,陳欽然的計劃也相對被打亂了不少。

    按照他原本的想法,這件事到林鴻這里就應該結案了,但林鴻的死讓一切都變得難辦起來。

    他要上交的最大嫌犯死了,作為毒品線的頂端人物,一個最不可能出事的人,死了。

    現在就算他把林鴻當成替罪羊交上去,恐怕也難以服眾。

    只能在遠城再找一個頂罪的人了。

    他拿起電話,給孟坤打了過去。

    “盡快安排一個人承擔一切,林鴻死了,我需要交一個人上去。”

    “好,”孟坤的聲音有些低沉,周遭的靜謐環境更讓他的聲線聽起來暗暗沉沉,“我盡快安排。”

    孟坤獨自一人在辦公室內,看著落地玻璃窗外忽明忽暗的點點燈光,掛斷了電話。

    林鴻的死本就是必然之事,就算他沒有逃跑的想法,他也逃不過一死。

    他無父無母沒有愛人,孤身一人,孟坤根本沒有能制約他的東西。

    一旦林鴻被抓,一個光腳的哪里會怕穿鞋的,到時候若是反咬遠城一口,事情就到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

    現在這樣的情況反而最好,交一個替罪羊,只用上交一個能安安分分頂罪的人,皆大歡喜不是么?

    想著,他轉身回到辦公桌前,伸手在攤在桌上的一眾照片上一一滑過。

    只猶豫片刻,孟坤嘴角帶笑,輕輕捻起一張來。

    這是最合適的人選,既是公司高層,又和他有血緣關系,可信度怎么樣都比林鴻那樣的小嘍嘍高得多。

    享受了這么久遠城所帶來的榮華富貴,也是時候回報一下了。

    想著,他點起桌上僅剩一半的雪茄,只深吸一口,就將燃著的那頭朝照片上的人臉摁了下去。

    “嗞——”一聲,塑料燃燒的味道沖入鼻尖,照片上那個帥氣的人臉也已經焦灼不堪。

    孟坤笑了笑,將雪茄和照片一齊扔進垃圾桶,頭也不回地走出了辦公室。

    垃圾桶里躺著的照片上,那個半分鐘前笑得燦爛的少年,

    ——赫然是孟澤希無疑。

    夜已深,刑警隊辦公室里燈火通明,如果現在有人走進這間辦公室,一定會驚訝于室內的安靜。

    所有人都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沒有人說話,只是偶爾傳來翻動紙張和滑動鼠標的聲音。

    下一秒,鄧明凡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找到了!”

    楊新疾步走了過來,“什么?”

    “這個電話,”鄧明凡興奮地指了指孟子彥通訊錄上的一個匿名電話,“案發前一天,孟子彥和這個匿名電話打了三通電話,分別是1分58秒,39秒,和2分26秒;除此之外,在孟子彥和這個人通話之前的五分鐘內,孟坤給孟子彥打過電話,這個人應該就是接到通知派去殺林鴻的兇手了。剛剛我查過,這個電話現在還在使用中。”

    楊新點點頭,“能查到這人是誰嗎?”

    鄧明凡搖了搖頭,“這種匿名電話都是不記名的,就算我們這邊現在追蹤過去也只能追蹤到位置,連監聽都不行。”

    “那就查他的位置!”楊新拍了拍鄧明凡的肩膀,又對其他人道,“其他人繼續查,看還有沒有別的可疑通話,不要掉以輕心。”

    話音剛落,他又走向一旁仍帶著監聽器的連栩和童言,“怎么樣?”

    童言負責監聽孟坤的電話,恰好這邊孟坤剛掛斷電話,楊新就過來了。

    她點點頭,笑著向楊新指了指監聽器,“剛有人給孟坤打電話,我錄音了,你聽聽?”

    楊新擺擺手,“你直接說。”

    “還是你自己聽吧。”童言意有所指地瞥了眼攝像頭,二話不說就把耳機放到楊新的腦袋上。

    耳機里立時傳來不算陌生的男聲,“盡快安排一個人承擔一切,林鴻死了,我需要交一個人上去。”

    楊新雙眼猛地睜大,難以置信地看著童言。

    童言點點頭,背著監控做出口型,“陳——欽——然——”

    楊新反應不及,連栩這邊也傳來消息,“老楊!孟子彥這邊有動靜!”

    連栩將一旁的分支耳機拋到楊新懷中,一邊站起身來,慌忙拿出筆記本開始寫寫畫畫。

    楊新不疑有他,立馬換上耳機。

    耳機中傳來孟子彥的清晰嗓音,“孟澤希那小子不會反水的,就算不顧他老頭,他也不會不管他那年過半百的老母親。”

    緊接著是孟坤的聲音,“行,具體的你來安排。”

    和剛才陳欽然打給孟坤的電話內容不謀而合。

    三人很快將電話內容聯系起來,得出答案——

    孟澤希,就是那個倒霉的新替罪羊。

    得出結論的下一秒,童言想也不想就翻起自己的筆記本來,找出孟澤希的名片。

    連栩一動不動地盯著她,“你要干嘛?”

    “這件事既然已經被我們知道了,他父母的安全我們也一定會照顧到,當務之急,是要在孟子彥威脅他之前取得共識。”童言眼皮都不抬,拿起電話就開始撥號。

    楊新聞言也點了點頭,“你讓他先假意同意下來,警民合作,我們一定不會讓他的父母有事。”

    “當然,”他頓了頓,“前提是他父母沒有參與到遠城的毒品案。”

    童言聞言動作停了一秒,孟澤希的父親有沒有參與到毒品案,雖然是未知數,但就憑孟坤和孟子彥的通話,大概率是沒有他父親的助力,不然他們也不會用孟澤希的父親作為要挾。

    但這只是大概率事件,她沒有證據,也沒有立場為孟澤希擔保。

    思緒涌動之際,電話已經通了,那邊傳來孟澤希朦朧的聲音,顯然這個二世祖是已經睡了,“誰啊?”

    “是我。”

    童言的聲音剛從耳麥傳出,對面便傳來一陣手忙腳亂的聲音,緊接著是孟澤希猛然變得清醒的聲音,還帶些輕微的沙啞,“言言,這么快就想我了?”

    “孟子彥和孟坤那邊有行動了,”童言對孟澤希的調戲置若罔聞,淡淡道,“聽他們的意思,應該是想把你推出去做替罪羊。”

    “……”沉默半晌,孟澤希才緩緩沉吟一聲,“是嗎。”

    仿佛完全沒有放在心上的樣子,讓童言不禁皺了皺眉,“我們隊長的意思,是想讓你先答應下來避免打草驚蛇,至于你的家人,我們會安排人保護。”

    頓了頓,她又道,“現在我們手里的證據也不少,至少毒品案的事已經足夠定罪了,但后續還需要把他們后面的人也捉出來,當然也包括殺人案事件。所以……”

    “可能要暫時委屈你一段時間。”

    “什么委屈不委屈的,”孟澤希笑出了聲,也不知是想要安慰她還是安慰自己,“我這可是配合警方辦案,那說出去,都是為民為國的好事啊,這有什么委屈的。”

    童言抿了抿嘴,“你能這樣想當然好。”

    該說的說完,童言也不想耽誤時間,道了句晚安便掛斷了電話。

    這個案件發展到現在,刑警隊這邊已經徹底占據了上風。

    現在只要找到殺害林鴻的兇手,和孟坤□□的證據,最后給出林鴻死前的錄音和剛才陳欽然與孟坤的電話錄音……

    何愁不能找出背后那個一直沒有出現的人?

    就算沒有出現,她腦中也自然而然浮現出吳宗霖的人影。

    等他們抓到了陳欽然,你這次還能全身而退嗎?

    初步證據都已經到手了,楊新心里一塊大石頭總算放下了些,接下來的首要之事,就是查到那個匿名電話的持有者了。

    用匿名電話的人,大多就是不想泄露自己的個人信息,所以監聽和查控的難度也大大加大。

    僅是刑警隊的人,最多也只能得到個匿名電話的所屬區域而已。

    不過網絡和信息上的事情,就是鄧明凡的拿手領域了。

    下班前,鄧明凡對楊新拍拍胸脯,承諾道,“放心吧,你們安心回去休息,明兒一早我就能把這人給你們找出來!”

    童言頂著兩個碩大的黑眼圈,和一眾隊員走出辦公樓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三點了。

    楊新瞅了眼一直沒什么好臉色的連栩,“我送小李他們回去,現在晚了,記得把你媳婦送上樓再走。”

    連栩和童言聞言同時愣了愣。

    顯然兩個人都忘了還有這茬,在楊新眼里,他們現在還維持著男女朋友的關系。

    連栩摸了摸鼻子,心虛地看了眼童言,看她臉上沒有明顯的怒意才輕輕點了點頭,“知道,你們先走吧。”

    童言看著幾人離開的背影,默默嘆了口氣。

    現在老楊已經知道了陳欽然有問題,他倆這個幌子卻是怎么也沒機會解釋清楚了。

    時間太晚,路上沒幾輛車,連栩拿出叫車軟件叫了輛車,上了車還輕車熟路地報出了童言家的地址。

    一系列自然的行為連童言都有些習以為常。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他們的關系似乎已遠遠不止普通同事了。

    但就像她和孟澤希說的,她現在還真沒心思想這些事情,案子沒破,董隊仍被撤職,她哥哥的事情到現在也沒有機會調查。

    感情的事……還是先放一放吧。

    一路無話,甚至童言下車的時候也只是淡淡和連栩道別一聲就走了。

    連栩盯了童言的背影三秒,連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心里突如其來的失落是怎么回事。

    翌日,童言到辦公室的時候,楊新已經準備帶著人出隊了。

    童言眨眨眼,“這是要去哪?”

    “小鄧昨晚通宵查出了匿名電話的位置,已經確定下來具體區域了,我們現在過去埋伏,”楊新一邊收拾著東西,一邊說:“你和小連趕緊和小李他們換班,讓他們休息會兒,招標會就這幾天了,他們肯定會有動作。”

    童言點點頭,又看了看連栩空著的位置,皺眉道,“連栩還沒來嗎?”

    “還沒,”楊新手上動作不停,“你先把小李換下來吧,有情況電話聯系。”

    說罷也不等童言反應,領著人就往外走。

    人群走后,室內重歸安靜,童言著眼望了望趴在桌上補眠的鄧明凡和小李,到旁邊的儲藏室給幾人拿了些被子蓋上。

    這群人平時看起來沒個正形,但真正工作起來,其實比誰都拼。

    和他們的工作量相比,自己以前的工作又算得了什么?

    緩緩在監控器前坐下,身后突然傳來腳步聲,她回頭望去,是連栩來了。

    來者戴著一副碩大的口找,眼睛還帶了些血絲,一看就是沒有休息好的模樣。

    連栩自然地在童言身邊坐下,甚至比她還要跟快一步地戴上耳機。

    童言也戴上耳機,耳機中只有些許的電流聲。

    末了,她輕聲開口,像是沒話找話,“今天怎么晚了?”

    “有點感冒,起晚了。”連栩的聲音從口罩后傳出,還有點悶悶的,但依然能聽出些暗啞。

    童言皺了皺眉,一個零下3度都可以只穿一件長袖單衣的人,居然會感冒?

    連栩看出她的疑惑,展露在口罩外的好看眉眼彎了彎,“昨天家里熱水器壞了,我洗的冷水澡。”

    昨天他家的熱水器的確壞了,他本可以不洗澡,但他還是硬著頭皮沖了個澡。

    他想沖掉自己心中的一團亂麻,卻不想腦袋里的“亂麻”整理清楚了,自己也成功地感冒了。

    童言正要說話,耳機中傳來通話聲,她立馬摁下錄音鍵。

    “明晚九點,工貿大廈旁邊的教堂舊址,只要現金。”

    是孟坤的聲音。

    她猛地抬頭拍了拍連栩,“遠城有動作了!”

    一切來得猝不及防,對童言來說,這樣的進展甚至有些太過容易了。

    但這并不妨礙她把這件事匯報給楊新。

    而楊新得知這一事件的第一反應,是在考慮要不要通知緝毒隊。

    這是毒品案,通知緝毒隊是本分;但在明知道陳欽然有問題的情況下,他無法遵循本分。

    但就在楊新決定自行出隊埋伏之時,緝毒隊辦公室的報案電話也同時響了起來。

    接電話的人是黃興。

    半晌,黃興掛斷電話,朝辦公室里的陳欽然喊道,“陳隊,剛剛接到匿名報案,明晚九點工貿大廈旁邊的教堂舊址會有毒品交易!”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