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側心術 > 第64章 064
    張放這個名字,連栩很熟悉,這是一個曾經在他腦中過了無數次的名字。

    但真正讓他停下動作的,是鞍山孤兒院。

    十年前的案子,鞍山孤兒院,張放……

    這不可能是巧合。

    這個案子,就是他爸死前調查的最后一個案子。

    準確來說,他爸正是因為這個案子而死,在調查的過程中。

    童言覺察出他的不對勁,很快皺了皺眉道,“怎么了?”

    連栩手指一抖,很快回過神看向她,“張放的資料上,為什么沒有你?”

    雖然是孤兒院,但如果是有血親關系的親人,就算是被分開領養,也會留下記錄;但他在這之前就無數次查看過張放的記錄,他的個人資料全都熟記于心,不可能錯過這么重要的信息。

    “我和我哥是同一天被送到孤兒院的,”童言眨了眨眼,“沒有血緣關系,只是當時孤兒院的小朋友都已經有了自己的小圈子,我們很難融入,在一起的日子久了,我們就一直用兄妹相稱。”

    雖然如實解答了連栩的問題,但童言也依稀看出了連栩臉上的動容;加上他在還沒有查看張放的資料前就問了這個問題,連栩分明……

    腦中思緒未沉,童言話就已經問出口了,“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我……”連栩的聲音聽上去有些遲疑,思索片刻后終是開口道,“這個案子,是我爸生前經手的最后一個案子,所以我大概也知道點。”

    童言一愣,這種情況,倒是她從未想到過的。

    她清楚地記得,當時她對來調查的刑警說過謀殺的可能性,但她年齡小,又是死者的親人,沒人把她的話放在心上。

    連栩的父親……就是那些隨意結案的刑警之一。

    這個認知讓她心里有些復雜。

    雖然知道當時情況特殊,但在她的腦海中,那些敷衍了事的刑警就是犯人的幫兇。

    連栩沒有看出童言細微的表情變化,繼續道,“這個案子的確疑點很多,我爸……當時把這起案件壓了很久,想找機會調查,”

    童言眼睛一閃,她沒有出聲,默默聽著連栩繼續說著。

    “但上面施壓,說未結案件不宜積壓太久,又說這個案件物證齊全,沒有拖下去的必要,連調查階段都推進得很快,我爸越想越覺得不對勁,這才決定自己去重新調查。”

    “結果……”連栩頓了頓,“那天山腳下的一家銀/行被劫,我爸離得最近就直接趕了過去,本來是為了搜查林子才出的隊,他連防彈衣都沒穿,為了救一個躲在柜臺邊的孩子,第一個沖了上去,身上連中三槍,當場就死了。”

    童言這次是徹底滯住了,渾身上下血液都似凝固了一般,半晌說不出話來。

    她咽了咽口水,“你爸……”

    連栩似是知道她想問什么,兀自點了點頭,“我一直懷疑那起銀/行劫案和這個張放的案子有關系,歹徒的目的性非常混亂,那家銀行的客戶本身不多,現金儲蓄量也是那一帶最少的,卻是離鞍山最近的;他們身上有槍,顯然不是什么善茬,但銀行的錢卻沒拿多少,把我爸打死后慌了神就直接跑了。”

    童言睜大了雙眼,有些難以置信。

    連栩這個懷疑說實話有些主觀,雖然她哥哥的案子現在看來是必然存在問題了,但若說是為了阻止連栩的父親繼續調查而故意策劃一起銀/行搶劫案……

    還真有些牽強。

    但如果連栩的懷疑是正確的……這起案子的幕后黑手該有多大的能耐?

    既能通過警隊領導施壓,又能跟這群來者不善的劫匪有所勾結,黑白通吃?

    她打了個冷顫,這么說來……當時案件的情況,和吳宗霖這起案子何其相似?

    連栩和她一樣,對此時的情況都有些回不過神。

    他怎么也沒想到,童言和他還有著這樣的聯系;但……這說不定也是一個契機。

    當年的案子,他進警隊后也私下調查過,但年限實在過于久遠,很多證據都已經找不到了,再加上他的職權有限,很多東西根本不是他想查就能查得到的。

    他母親也多次跟他說過,讓他不要再繼續往下查了;逝者已逝,她也不想自己的兒子一直處于這件事的陰影中出不來;久而久之,這件事他便放下了。

    直到現在,塵封多年的往事被童言再次提起。

    童言揭開了他內心深處的傷疤,同時也給予他以希望。

    他一個人孤掌難鳴,但加上童言,他覺得沒有什么不可能。

    連吳宗霖的案子都在他們的努力下告破,現在他們都已不再是以前那兩個束手無策的孩子了不是嗎。

    想著,連栩看向一邊仍在神游的童言,“那個領養人是關鍵,如果想要翻案,首先我們要知道領養人的身份。”

    童言回過神,很快頷首,“事發之后我找院長問過領養人的身份,但院長推辭說領養人的身份要保密,還說那天晚上領養人很早就離開了,不可能和我哥見面。”

    “嗯,”連栩點點頭,“當時的領養沒有成功,肯定也不會留下記錄,如果想知道那人到底是誰,我們還是要先找到當時的孤兒院院長。”

    “我回國之后就去孤兒院找過,”童言垂眸道,“當時的院長已經退休了,我拿到了他的地址,也去找過,只是沒找到人。”

    “他叫什么名字?”連栩問著,雙手已經觸到了鍵盤準備打字。

    童言心里緊了緊,“劉東,大概65歲左右。”

    連栩手指敲動鍵盤,幽幽嘆了口氣,“光臨遠市內,叫劉東的就有三千多人,60歲以上的也有接近800人。”

    童言將凳子往電腦屏幕前挪了挪,“曾住址查得到嗎?他五年前退休的時候住在板橋路那邊。”

    “行不通,”連栩搖頭,“曾用住址不一定會登記在案。”

    “那怎么辦?”童言急聲道。

    連栩笑了笑,他還是第一次看到童言著急到束手無策的樣子。

    只片刻,他開口問,“你還記得他的長相嗎?”

    “記得,”童言答得篤定,“化成灰我也認得他。”

    當時他對他們兄妹苛刻,事發之后甚至還斷了她的路,讓她投訴無門,她對劉東,還記著仇呢。

    連栩有些手癢,想拍拍她的腦袋,又強行忍住,只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那就行了,800個人而已,60歲以上的老人大多辦過老年證,我們去老年政務中心對一對這八百個人的照片就知道了。”

    童言聞言立馬開始收拾東西,一副火急火燎的樣子就要往外沖。

    連栩屹然不動,用擱在桌上的那只手撐住腦袋,笑瞇瞇看向她,“你又要干嘛?”

    “嗯?”童言略顯呆萌地看著他,“不是去老年政務中心么?”

    “人家下午兩點才開門。”連栩朝她努了努嘴,示意她看向墻上的時鐘。

    童言這才反應過來,他們剛說了這么多辦公室一個人都沒有,原來還是中午的午休時間。

    她有些尷尬,下意識想揉揉自己的頭發,手一伸出去,腦袋上毛絨絨的。

    哦,她忘了,她的頭發沒了。

    真的氣。

    兩人向董任峰交待了一聲,到老年政務中心旁邊找了家小菜館,真好吃完飯,政務中心的人也開始上班了。

    雖然將近800人的名單有些長,但對童言來說,就算是8000個人,她也一定要找出那個隱藏在其中的劉東。

    兩人出示過警員證后,政務中心的人也沒有太過刁難,直接將他們領到了資料室。

    一下午時間過去,童言看得頭昏眼花,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

    看到最后,她甚至覺得自己看誰都一個樣,差一步就成臉盲了。

    連栩不知道劉東的長相,在一邊看著干著急。

    看著童言時不時揉眼睛,他就莫名感到煩躁。

    差不多看了四百個人,政務中心的人來通知兩人,說是要下班了。

    童言擠了擠眼睛,正欲開口說些什么,連栩將她攔了下來,自顧自對工作人員笑笑,“那今天就先這樣吧,我們明天再來,謝謝了。”

    工作人員忙擺手,“應該的應該的,你們也知道地方了,明天直接過來就行,我已經和同事打好招呼了。”

    連栩笑著點了點頭,拉著一頭霧水的童言就往外走。

    童言被強拉到外面,顯得有些喪氣,撅撅嘴道,“我今天晚上就能看完的,就剩三百多個人了。”

    連栩看著眼睛已經開始泛紅的童言,幽幽嘆了口氣,“十年都等過去了,你差這一天?”

    頓了頓,他將童言頭上的毛線帽往下拉了點,一直等覆蓋住她的眼睛才放手。

    眼前瞬間變黑,童言嚇了一跳,抬起手就要翻開帽沿。

    一雙大掌襲來,直接拉住了她想要動作的手,又順勢將她往自己這邊扯了扯。

    下一秒,帶著笑意的聲音傳入童言耳中,“我身上也沒帶眼藥水,你休息會,我暫時充當會兒你的眼睛,放心跟我走吧。”

    童言呆了兩秒,而后感覺到一只寬厚有力的手臂從背后繞過自己,牢牢懷住了自己的肩膀。

    鼻尖也傳來些連栩身上淡淡的沐浴露香味。

    她就這樣亦步亦趨地跟著連栩,一直到上車,她一顆狂跳的心都難以平復,甚有加劇之勢。

    連栩看著她一副忐忑緊張的樣子不禁失笑,熟稔地給司機報出了童言的住址。

    一路無話,兩人似乎都不想打破這樣久違的平靜,午后的斜陽灑落了童言一身,旁邊男人的溫度也不斷傳來,讓她覺得渾身上下都暖洋洋的。

    所幸政務中心離童言家不遠,這樣的氣氛沒有維持太久。

    連栩付了車費,將童言拉下了車,和剛才一樣,護著她直到樓下才開口,“上去吧,明天見。”

    說著,他放開了對懷中女人的鉗制。

    溫度突如其然的抽離讓童言打了個顫,她下意識想拉住連栩,只是手往前一伸卻撲了個空。

    童言忙掀起帽沿,刺眼的光線襲來,她飛快眨了眨眼,想看清連栩離開的方向。

    只是環視一周都沒有看到自己想看到的那個人。

    她嘆了口氣,這人怎么溜得這么快。

    身后突然傳來笑聲,“你在找我?”

    童言瞳孔放亮,立馬轉頭。

    四目相對,她和連栩的距離用近在咫尺來形容也不為過。

    呼吸交織,童言下意識想往后退。

    連栩抬手,握住她的肩膀,俯首湊近她,“小心點。”

    童言不自在地轉了轉眼珠,距離太近,她眼睛都不知道往哪放。

    下一秒,連栩握住她肩膀的雙手抬至臉邊,緩緩捧起了她的雙頰。

    童言心里“轟”一聲巨響,感覺自己全身血液倒流,連呼吸都滯住了。

    這個距離,這個姿勢,就算她沒談過戀愛也知道后面可能會發生的事,這么想著,她緩緩闔上了眼皮。

    連栩看著她的動作,眉眼處盡是笑意,輕輕地,用嘴唇碰了碰她的額頭,又碰了碰她的眼睛。

    嘴唇所至的地方被一路點燃,童言腦中一片空白,只覺得現在自己的臉一定很紅。

    但和她預想地不太一樣,連栩沒有往下走,嘴唇也很快就離開了。

    她正想睜眼,耳邊傳來連栩似蠱惑的聲音,“言言,我每月工資七千,打牌固定收入一千,眼藥水還是能管夠的。”

    童言一臉懵:????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