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側心術 > 第65章 065
    一直到回家,在自家沙發上呆呆坐了十幾分鐘后,童言仍沒回過神來。

    連栩最后那句話的意思,以她的理解,應該算……是表白……吧。

    她負氣地將沙發上的抱枕丟到一邊,這人也真是的,怎么連表白都這樣不正經。

    她勉力將腦中旖旎之思拋到腦后,走到廚房給自己泡了杯咖啡,準備久違的給自己做頓晚飯。

    沒辦法,她現在滿腦子都是連栩最后那個滿帶笑意的表情,必須給自己找點事情做。

    剛吃完飯,連栩的微信來了,【吃飯了嗎?】

    在這之前,童言就已經盯了手機很久了。

    一聽手機響了,她手忙腳亂地拿起手機,嘴角不自覺浮現出一抹弧度,快速打起字來,【吃過了,你呢?】

    連栩回得很快,【正在吃包子。】

    童言撓了撓腦門,打字道,【之前就想問了,你為啥這么喜歡吃包子?】

    連栩:【……包子好吃啊,你吃的什么?】

    童言:【意大利面,你家里沒做飯嗎?】

    連栩:【你點的外賣?我媽不會做飯,她還在趕稿。】

    童言撲哧一笑,整個人趴在沙發上,翹著腿打字,【我自己做的,以后做給你嘗嘗。】

    只是這句話后,連栩那邊卻很久沒有回應。

    童言百無聊賴地等了很久仍不見有新消息進來,索性追了個電話過去。

    話筒里傳來女聲,“您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

    她會過意來,不甚在意地掛斷了電話,進書房抽了本小說讀了起來。

    性格使然,童言并不熱衷于無時不刻的聯系,自然也不太在意連栩這個時間段接進來的電話。

    只是她沒想到,拿起書還沒幾分鐘,被自己放在茶幾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童言勾了勾唇,連名字都沒有看清便接起了電話,“我看你沒回我消息就打了個電話,沒什么事。”

    “什么跟什么?”對方聲音低沉,還顯得有些詫異。

    童言一愣,這才拿開手機看了看來電顯示上的名字,是董任峰。

    “董隊,”她摸了摸鼻子,忙放下手上的書,“沒什么,怎么了嗎?”

    “剛剛醫院傳來消息,陳雪情況突然惡化,就在剛剛,醫生宣布腦死亡了。”董任峰的聲音沒多大起伏,顯然是得知這一消息已經有段時間了。

    童言一愣,“怎么會突然惡化了?”

    “具體情況還不清楚,”董任峰似乎在外面,話筒里隱約傳出些喇叭聲,“我現在在去醫院的路上,剛我也給連栩打過電話了,你倆是吳宗霖案件的第一接觸者,保持聯系,待會兒有問題我會給你們打電話。”

    童言“嗯”了一聲,那邊已經掛斷了。

    看來剛才和連栩通話的人就是董任峰無疑了。

    只是……吳宗霖這個案子才剛剛結案,陳雪就腦死亡了,是不是太巧了?

    這么想著,手里的電話再次響了起來,這次是連栩。

    童言接起電話,那邊傳來熟悉的清潤男聲,“接到電話了?”

    “嗯,”明知道他看不到,童言還是下意識點了點頭,“你覺得是偶然么?”

    她長驅直入,沒有給連栩一絲停頓的時間。

    連栩頓了頓,“安心等董隊的電話吧,如果他覺得有問題,會安排我們重新調查的。”

    “你還記得那時候吳宗霖的話么?”童言突然覺得有些疲憊,陳雪的死好像給事情帶來了太多變數。

    “什么話?”

    “那天我被他綁走之前,”童言抿了抿唇,“吳宗霖在錄音里的話。”

    如果不是今天董任峰打電話和她說起陳雪,吳宗霖當時的話可能就真的要被她遺忘了。

    現在猛然聽到陳雪的名字,之前下意識被遺忘的記憶也猛然用上心頭。

    吳宗霖打電話給手下的時候,似乎提到過一句。

    【陳雪那邊也要盡快搞定,小西的情況隨時可能惡化……】

    他們都知道陳雪是誰,當時的情況太過緊急,倒是一直沒去想吳宗霖口中的“小西”是誰。

    現在想想,不只是她,連栩和其它人……好像都沒有在意這個突然出現的名字。

    那么,小西是誰?和陳雪有什么關系?和吳宗霖又有什么關系?

    童言大致和連栩提了提當時吳宗霖的話,連栩很快回想起來,分析道,“就從吳宗霖這句話來看,不管小西是誰,和陳雪一定是存在對立面的。”

    童言應聲,“嗯,感覺如果陳雪死了,小西就可能會有好轉似的。”

    說話間,連栩那邊突然安靜了下來,童言知道他這是到家了。

    果然,連栩那邊傳來開關門的聲音,“我到家了,你早點休息吧,下班了就別想工作上的事了,具體情況等董隊明天跟我們說吧。”

    童言輕輕答了句好,掛斷了電話。

    事出突然,可能明天一早也沒辦法直接去政務中心了,童言嘆了口氣,將手機丟到了一邊。

    翌日一早,童言和連栩便找到了董任峰,詢問陳雪的情況。

    董任峰對兩人點了點頭,“沒什么異樣,醫院的診斷書很清晰,的確是發生了突然的腦死亡。”

    童言面色凝重,只猶豫片刻,繼續問道,“董隊,你知道……小西是誰嗎?”

    董任峰蹙了蹙眉,“小西?有全名么?”

    “沒有,”連栩幫童言回道,“但是當時吳宗霖的電話錄音里有提到過這個名字。”

    董任峰顯然對這個名字沒多大印象,臉上也透出些不知所云的迷惑表情。

    想了想,他對兩人道,“要不你們去問問小瑜吧,這名字我還真沒聽過。”

    末了,又主動提起了兩人昨天下午的離隊,“對了,你倆昨天不是說要去政務中心查東西么?都搞定了?”

    “還沒,”童言搖頭,“比對人數有點多,可能還需要半天時間。”

    董任峰頷首,“那你們去吧,記得先把手頭上的事情處理好再去。”

    兩人應了聲好,將手頭的資料歸了檔便前后走出了警局。

    一邊走著,連栩一邊看向童言,“可能是我們想多了,不管內因如何,吳宗霖已經伏法了,不要再在這上面花費太多精力了。”

    童言臉色不郁,卻也沒再出聲。

    吳宗霖的案件的確已經告一段落,她也知道糾結于其中內因有些鉆牛角尖了,但自從得知陳雪的死訊后,她這一顆心就是沒法完全放下。

    兩人輕車熟路地來到政務中心的信息室,昨天的工作人員看到兩人還朝兩人擺了擺手算作招呼。

    童言重復著和昨天如出一轍的工作,但連栩這次卻沒有一直陪在她旁邊,中間出去打了好幾趟電話。

    最后一次打完電話進來,連栩看到了童言不同尋常的表情。

    他走近兩步,看著童言面前電腦屏幕上的人頭像,“找到了?”

    “嗯,”童言回首望著他,里面不乏篤定,“他就是我們要找的劉東。”

    連栩笑著彎下腰,就著童言握著鼠標的手,將自己的手覆了上去,輕輕移動一瞬,點開了劉東的信息表格。

    “64歲,現在住在……”他拖動著鼠標,“西川街。”

    童言整個人都被連栩環住了,連栩不動,她就動不了,小臉立馬變得紅彤彤的。

    連栩看出她的窘迫,輕聲笑了笑,放開了她,“怎么樣,現在去么?”

    童言的眼神透出些疑惑,“現在不去?”

    她不理解連栩多此一問的目的,據她所知,連栩從不說沒有用的話。

    果然,連栩拍了拍她的腦袋,“我剛剛查過了,小西可能是吳雪峰的大兒子,全名叫吳辰立,小西是他的小名,也難怪董隊會不知道。”

    童言一愣,吳雪峰的兒子……為什么會和陳雪成為對立面?

    連栩繼續道,“吳辰立患有先天性心力衰竭,巧合的是,就在陳雪出事前兩周,被醫生診斷未終末期,如果沒有合適的心臟移植源,死亡已經是不可逆事件了。”

    “現在呢?”童言瞳孔有一瞬的收縮,腦中迅速拼湊出一副拼圖。

    連栩點點頭,“昨晚陳雪被判斷為腦死亡后,醫院就連夜進行了心臟移植手術,剛剛結束手術。”

    “這么快?”童言難以置信地看著連栩,“吳辰立在這之前就已經在醫院了?”

    醫院的手術室排期很滿,如果沒有提前預約手術室,這樣的大型手術很難實施;陳雪這頭剛剛宣布腦死亡,那邊手術室和病人就都已經等待在醫院了。

    不是她陰謀論,這本身就不太可能是巧合。

    連栩明白她的意思,他連續出去打了這么多通電話,就是為了落實吳雪峰和醫院那邊的情況。

    想著,他看向童言,“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剛剛查過吳雪峰這幾天的動向,昨天晚上他人都不在臨遠,只得知陳雪的死訊后才連夜趕回來的;連吳辰立的手術都只是在電話中口頭授權,半夜趕到才補簽了手術同意書。”

    童言搖了搖頭,“這不能說明什么,他這個位置,很多事情都不需要親自去做。”

    “你說到點上了。”連栩點了點頭,“吳宗霖當時會說出這番話,證明他想讓陳雪死,卻想讓小西活;那么你覺得,他為什么要這么做?”

    童言歪過頭看他,“是吳雪峰的授意?”

    連栩搖頭,“吳雪峰我們已經調查地很清楚了,他沒有參與過這些事,甚至對吳宗霖的事情唯恐而避之不及。”

    這次他沒有再問童言,接著道,“吳雪峰是出了名的鐵面無私,但在這同時,他這個位置注定會引來其他人的奉承和討好;很顯然,吳宗霖就是其中之一。”

    童言明白過來他的意思,“說得通,吳宗霖利用一系列縝密的設計,把陳雪的死制造成一場事故,想用陳雪的心臟來救吳雪峰兒子的命;但我還是無法理解,心臟移植為什么一定要用陳雪的?國外也有很多這樣的案里,只要在醫院的排隊系統中,別人的心臟一樣也能用。”

    連栩嘆了口氣,“如果是早期的心力衰竭倒還行,但吳辰立已經是終末期了,其它器官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影響;這個時候,用自己血親的心臟,是成功率最高的方法,出現排異現象的可能性也少。”

    童言頓了頓,甚至感覺呼吸都有些顧不過來,陳雪是吳辰立的母親,她難道不在意自己兒子的情況,不管怎么樣,吳辰立和陳雪的生死都不該由吳宗霖來決定。

    就算是為了暗地里討好吳雪峰,殺死他的妻子來救他的兒子,誰會高興的起來?

    “陳雪和吳雪峰的關系,從外界傳言來看是不錯的;但小瑜剛剛跟我說,陳雪對吳雪峰諸多怨言,兩人在家也經常吵架,既然小瑜知道,吳宗霖肯定也能知道;那么這一切就都能說通了,吳宗霖這一招,既幫吳雪峰解決了他一直不喜歡的老婆,又能救活自己心愛的大兒子;雖然只是暗地里的幫忙,但你猜……木已成舟,吳雪峰后面知道了,會不會感謝吳宗霖為他所做的一切呢?”

    連栩這一段說得極順,也展現了他出眾的邏輯能力,只停頓片刻,他又說:“有一個吳宗霖,就會有第二個吳宗霖;先不說吳雪峰自己做這件事的可能性不大,這次的事極有可能是別人做的,目的和吳宗霖一樣,是為了討好吳雪峰。”

    童言的臉色并不好看,連栩無法得知她心中所想,只輕輕落指扣了扣桌面,敲擊出兩聲輕響。

    “怎么樣,我們是先回隊里把情況告訴董隊,進行后續調查……”

    說著,他又指了指屏幕上的老人照片,“還是先去找這個劉東?”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