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側心術 > 第69章 069
    張放的遺物被童言放置在老家的儲藏間里,上面雖已積滿灰塵,但也算是保存完整。

    連栩一邊拍著紙箱上的灰塵,一邊看向童言,“你爸媽不在嗎?”

    不僅僅是儲藏間的灰塵,從客廳到房間,每一處細節都能看出這棟房子已經空置很久了。

    童言點了點頭,“他們現在年齡大了,大部分時間都用來旅游了,這里離警局遠,我住起來也不方便。”

    連栩輕笑兩聲,“他們對你倒是很放心。”

    童言沒有說話,但連栩僅從她猛然放松的眉眼和神色里漾起的暖意就能窺出一二她對這對養父母的感情。

    也對,將一個沒有血緣關系的女兒養育成人,甚至還把她送出國留學并不左右她自己人生的道路;光是這些,就不是每個父母都能做到的了。

    連栩粗略看了看紙箱里的東西,重新封箱之后一個利落地抬手,就把紙箱一把抱起,“我記得你有付航的聯系方式吧,你通知他一聲,我們現在就給他送過去。”

    雖然從這些東西上提取到DNA的機會渺茫,但就算只有一絲希望他們也不能放棄。

    十年時間,多少事情都已經物是人非,他們能得到的證據少之又少,更是不能放過一絲可能性。

    童言明白連栩的想法,亦步亦趨地跟在連栩身后,同時掏出手機給付航撥去電話。

    付航那邊答應得痛快,但在這么多物品上取樣調查,需要花費的時間也不少;趁著結果仍未出來,童言和連栩又開始了對吳雪峰基本家庭情況的調查。

    吳雪峰一共有兩個兒子,一個是被診斷出心臟衰竭的大兒子吳辰立,還有一個是今年才八歲的二兒子吳辰星。

    從這兩個兒子的個人道路上來看,其實是沒什么可比性的;畢竟吳辰立因為身體原因,從小到大一直是在私立學校里上課。

    有意思的是,對于身體健康的二兒子吳辰星,吳雪峰對他的教育問題似乎并不怎么上心,幼兒園和小學都是在極其普通的學校就讀。

    也就是說,吳雪峰在吳辰立身上花費的錢,可能是吳辰星的數十倍不止。

    明明兩個都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差別對待卻如此明顯,很難讓人不產生其他聯想。

    基本調查完吳雪峰的個人情況后已是深夜,警局里的人也走得七七八八了,董任峰看著仍在埋頭苦干的兩人一眼,輕輕嘆了口氣,收拾片刻東西后走近兩人,“今天先下班吧,付航那邊的結果可能還要一段時間。”

    連栩抬頭看了眼墻上的掛鐘,時針已經來到十點方向了,這才驚覺他們竟不知不覺工作了這么久。

    他對董任峰點點頭,隨即開始收拾起東西。

    坐得久了,童言也有些腰酸背痛,她伸了個懶腰,狀似隨意地看向董任峰,“醫院那邊確認了嗎?陳雪出車禍那天的手術室安排。”

    “我沒跟你們說嗎?”董任峰一愣,有些窘迫地摸了摸后腦勺,“醫院那邊的人已經給我打過電話了,陳雪出事那天吳辰立的確就在醫院,手術室也有預留,后來因為陳雪沒有死亡才取消了手術。”

    那就沒錯了,童言點了點頭,想了想她又道,“不管這件事是吳家兩兄弟誰的主意,他們是不是都有些不謹慎了?”

    手術室的預留記錄沒有被抹掉,說實話,這并不符合吳宗霖和吳雪峰的謹慎作風。

    董任峰搖了搖頭,“這不是謹不謹慎的問題,手術室的預定醫院都是有嚴格管控的;心臟移植也不是什么小手術,需要很多醫護人員的參與,這種事他們沒法隱瞞。”

    “如果是這樣的話,”童言抿唇,“我們是不是可以開始調查陳雪的腦死亡事件了?”

    “當然,”董任峰笑了笑,“這件事我已經交給楊新去辦了,你倆安心做自己手頭上的事情就可以了,我和老楊察言觀色的能力可能沒有你倆強,但怎么說也是老刑警了,刑偵工作還是有經驗的。”

    童言聞言慌亂地擺了擺手,“你們很厲害,我只是詢問一下進度,沒有瞧不起你們的意思。”

    連栩看著童言慌亂的模樣,嘴邊不自覺勾起一抹弧度,他不自覺拍了拍童言的腦袋,“走了,我送你回家。”

    董任峰也因為童言突如其來的慌亂笑了起來,只簡單對連栩點了點頭,率先抬步走出辦公室。

    看到警隊后繼有人,董任峰心里是極其開心的。

    這個案件結束,他也該考慮給自己放個長假,帶小瑜出去散散心了。

    想起董任瑜,董任峰嘴邊的笑容淡了些。

    那個孩子啊……這次受的打擊太大了,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夠走出來。

    前一天睡得太晚,第二天童言被自己床頭柜邊的手機吵醒時,眼睛痛的都有些睜不開了。

    她迷迷糊糊地拿起手機,連來電顯示上的名字都沒有看清就摁下了通話鍵,“喂?”

    “找到了,”電話那頭的聲音沉穩有力,將童言仍有些神游的思緒盡數拉回,“我們在張放的筆記本里找到了他的頭發,我已經在市人民醫院了,等我拿到吳辰立的血樣,今天之內就能出結果。”

    是連栩。

    童言一個轱轆翻身在床上坐直,眼睛也稍微恢復些清明,“你現在在醫院?我來找你。”

    “我拿到血樣就去找付航,你現在先去局里寫重新調查的申請表吧,結果一出來我們就能夠提交申請了,爭取在今天之內拿到批準文書。”連栩有條不紊地安排著工作,周圍的嘈雜聲卻也顯示出他周遭環境的繁忙程度。

    事實證明,他們的猜測沒有錯。

    DNA結果顯示,張放與吳辰立是同父異母的兄弟,他們的Y染色體相同率高達99.9%。

    重新調查的申請也因為這一關鍵性的證據很快就批了下來。

    與此同時,剛剛下達了一審結果的吳宗霖,也在看守所迎來了第一個看望他的人——董任瑜。

    兩人的對話是被實時錄音的,吳宗霖自然也沒有透露出太多別的信息。

    前面的對話還算正常,盡是些雞毛蒜皮的日常寒暄;董任瑜最終還是有些放心不下吳宗霖在看守所的生活,關切地問了很多;吳宗霖也還是以前那副云淡風輕的樣子,似乎對自己的處境連一點根本的認識都沒有。

    最讓人關注的,是吳宗霖和董任瑜最后的對話。

    收到獄警“探視時間只剩最后五分鐘”的手勢時,董任瑜終于問出了心中的疑問,“宗霖……嫂子前兩天在醫院去世了。”

    吳宗霖的表情出現些變化,“是嗎?”

    “我從我哥那聽到了些消息,我也知道,你想殺死嫂子的原因……其實是為了救小西對嗎?”董任瑜表情有些黯淡,能看出來這次的探望是她強打了精神來的。

    但顯然吳宗霖卻不準備如實回答董任瑜,只是微微聳了聳肩,“現在我的目的還重要嗎?”

    擺明是一副不愿多談的樣子。

    董任瑜卻沒有在意,只是自顧自地繼續說著,仿佛想要一股腦將自己心中的郁意倒出來一般。

    “我知道你心疼小西,沒有人不想小西好起來;但你也不應該做出這樣極端的事情,嫂子……怎么說也是我們的親人啊!”

    “小西畢竟是嫂子的親生兒子,你疼小西,難道嫂子就不疼他了嗎?你有沒有想過,小西以后康復,發現給自己續命的心臟是自己母親的,他又該做何感想?”

    說到最后,董任瑜不自覺帶了些哽咽,“嫂子那么好的人,你怎么狠得下心……”

    “呵,”吳宗霖終于冷笑出聲,打斷了董任瑜對陳雪的抱不平,“你以為陳雪是什么好人?那個賤人本來就該死。”

    董任瑜一愣,但不管她再怎么問,吳宗霖說完這句話似是打定主意不準備再開口,一直到探訪時間結束,也沒有再開過口。

    童言等人聽到這段對話的時間,離董任瑜離開看守所才不過短短半個小時,盡管吳宗霖只說了一句帶有信息的話,但也足夠讓他們對這幾人的關系做出猜想,特別是聯想到吳雪峰對兩個兒子的差別待遇,和張放與吳辰立之間的血緣關系。

    吳雪峰和陳雪兩人貌合神離的夫妻關系……應該有很長一段時間了。

    原因也不難猜測,吳雪峰坐到這個位置,盯著他的人不計其數,一段穩定的婚姻關系對他來說極其重要;至于陳雪……

    童言在電腦上調出吳辰星的照片,五官和眉眼處都有陳雪的影子,但怎么看都找不到屬于吳雪峰一絲一毫的特征。

    董任瑜之前幫他們做筆錄的時候也提到過,自從陳雪生了二兒子之后就一心撲在吳辰星身上,夫妻兩人對吳辰星的態度有如天壤之別。

    那么童言也能夠合理地猜測……

    吳辰星的生父可能根本就不是吳雪峰。

    作者有話要說:  晚點還有。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