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側心術 > 第70章 070
    將所有隱線和得到的信息整合起來后,童言和連栩找到了董任峰,提出想和董任瑜談談。

    就目前看來,董任瑜得到的信息并不多,但她是唯一一個能撬開吳宗霖嘴的人,吳宗霖透露出來的信息越多,就越有助于他們破案。

    董任峰理解兩人的想法,卻沒有立馬答應下來。

    董任瑜探視過吳宗霖后情緒一直都不怎么好,甚至連董任峰的住所都不愿意再去,董任峰無法,只好將她送回了父母仍在世時候的住所,——那棟經歷過大火的房子。

    這棟房子是董任瑜噩夢的開始,他并不知道為什么小瑜堅持要回到那里,但他知道,董任瑜見過吳宗霖之后,內心世界似乎發生了不小的變化。

    至少,在這之前,董任瑜是打死都不肯回老宅的;就算當時董任峰將自己攢了大半輩子的錢拿出來給那棟老房子重新修葺了一番,她也一直拒絕回去看看。

    董任峰知道,她是從內心深處抗拒那個地方,那個讓他們父母雙雙離世的地方,也是他們人生最開始的地方。

    連栩知道后有些遲疑,卻還是開口道,“這兩個案子的聯系非常密切,十年前的案子我們能搜集到的證據太少了,所以關鍵還是在之前吳宗霖的案子上……”

    “這樣吧,”他頓了頓,“你告訴我們地址,我們當面跟她談。”

    連栩說這些并不是張嘴就來,他心里跟明鏡似的,董任瑜探視過吳宗霖之后就提出要回原來的老宅,她應該也是想做出改變。

    直面自己從來不敢面對的傷痛,董任瑜應該是迫切希望自己能從過去的磨難中走出來;經過吳宗霖一事,她應該也明白了自己現在的處境。

    董任峰只考慮片刻就報出了地址,“鞍山利紗路,巷子最里面的一棟紅墻房,你們去了就能看到。”

    妹妹的情緒他需要考慮,但他在是一名哥哥之前,還是一名刑警;就算有一絲幫助到案情的可能,他也沒辦法拒絕。

    鞍山……?

    童言瞇了眼,腦中閃過當時楊新和鄧明凡對自己說的話。

    “十年前,董隊和小瑜經歷了一場火災,父母因此雙雙喪命,小瑜也因為這件事患上了嚴重的PTSD。”

    十年前,大火,地點是鞍山,后來小瑜還和吳宗霖結婚了……

    是巧合嗎?

    童言搖了搖腦袋,想把腦海中不切實際的想法拋諸腦后。

    不會的,董任峰十年前還只是個普通的刑警,甚至還只是個二隊的隊員,不可能和這件事車上關系才對。

    她暗道自己疑心病又犯了,最近這段時間神經太過緊繃,她也愈發能感覺到自己精神上的疲憊。

    只是童言現在還不知道,有時候懷疑就像是一顆種子,一旦在心底種下,就會悄無聲息地發芽,甚至開花結果;有時候自己的想法,反而是最難控制的因素。

    于是直到童言和連栩晚一步趕到鞍山腳下時,童言腦中的想法依然盤根于心,揮之不去。

    而后遺癥……就是當她看到董任瑜時,對董任瑜提出的問題也總會不自覺傾向于其十年間的生活日常。

    但同時童言也懂得事情的輕重緩急,先由著連栩將事情的脈絡給董任瑜理清楚了,才開口發問。

    董任瑜對兩人的到來有些驚異,倒也沒說什么,只表示愿意積極配合警方的工作,按照她的說法,是想為吳宗霖所做的那些事贖罪。

    這讓童言二人頗有些酸澀。

    明明是一個善良的好姑娘,平白無故受了牽連,卻還執意認為自己在這其中也有責任;這樣一個女人,怎么能讓人不心疼?

    童言忍下內心翻涌的情緒,見連栩和董任瑜的對話差不多結束了,才狀似不經意地開口問道,“說起來……你和吳宗霖是怎么認識的?”

    董任瑜眨眨眼,顯然對話題的跳躍有些不明所以,但還是一五一十地答道,“我和他的認識其實是偶然,”

    “那天我和往常一樣,去單位附近的咖啡廳買慕斯蛋糕,”董任瑜回憶著,嘴角也漾起些笑意,“我每天都會去那家咖啡廳買慕斯蛋糕,那天店里的生意特別好,慕斯蛋糕也被人搶光了,宗霖就是最后一個買到慕斯蛋糕的人;可能是我的眼神太露/骨了吧,他看到就主動把蛋糕讓給我了,之后我才知道,他在咖啡廳旁邊的市政府工作,也會經常去那邊買咖啡,一來二去的,我們就這樣認識了。”

    董任瑜的表情非常溫暖,但童言卻是越聽越覺得不對勁。

    如果真的是經常去那家店買東西,董任瑜不至于會對吳宗霖沒有印象;聽小瑜剛才那個語氣,在她看來,那個慕斯蛋糕應該就是她認為的,兩人第一次的見面時間了。

    雖然也有可能是董任瑜沒有注意到吳宗霖的存在,但據她所知,吳宗霖可不是會將自己喜愛之物讓給別人的那類人;更何況……

    童言想著,笑著開口問她,“怎么?那家店的慕斯蛋糕很好吃嗎?這么緊俏。”

    “我是覺得挺好吃的,”董任瑜有些不好意思,“不過那天應該是特殊情況吧,慕斯蛋糕不是那家咖啡廳的招牌,一般都不會被賣光。”

    是了,童言點了點頭,一掃而空的慕斯蛋糕,就是這個“偶然事件”中最明顯的破綻。

    吳宗霖和董任瑜的相遇,極有可能不是偶然。

    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連栩聽著兩人的對話,眸色沉沉暗暗,他似乎明白童言問這些問題的原因,但同時他也有些無法理解,這兩件事從這幾條線分析起來的確可能有聯系,但很明顯,一個手無寸鐵的董任瑜,何德何能耗費吳宗霖如此多的精力,來制造這場刻意的偶遇。

    兩人對視一眼,董任瑜可能真的和十年前的案件有關聯,而吳宗霖,很有可能也參與到了十年前的案件里來。

    想了想,童言看向董任瑜,“你……還記得十年前火災的細節嗎?”

    她知道這相當于是在董任瑜傷口上撒鹽,但如果不正面面對,董任瑜永遠都走不出來,他們也永遠無法得知事情的真相。

    董任瑜眼神有輕微的閃動,思忖片刻,她緩聲開口,“那場火災……說實話我已經記不清細節了,大火來得突然,也有些莫名其妙。”

    不等童言開口,她繼續道,“火其實是從我房間蔓延出去的,然后燒到了我父母的房間,最后才是我哥;只是當時我去上補習班了,才僥幸逃過一劫。”

    許是回憶起火災的細節,董任瑜的雙眸劇烈晃動起來,面上也同時露出惶恐不安的神色,童言能看出她現在精神上所經受的折磨,不禁有些心軟。

    雖然能看出來董任瑜也想直面過去,但就這樣讓過去的回憶血淋淋地展露在她眼前,脆弱如她,童言甚至不知道她是否能承受住十年前的慘痛記憶。

    但與此同時,童言也沒有放過董任瑜話里的蛛絲馬跡,“你確定火是從你房間開始的?”

    “嗯,”董任瑜輕輕點頭,“至少后來調查的刑警告訴我,火種是在我房間發現的。”

    童言眼神一凜,“最后的結果呢?被判定是意外?”

    董任瑜閉了閉眼,“警察說是意外,但我知道不是。”

    “為什么這樣想?”

    “火種,”她睜開眼,“我們家沒有抽煙的人,連打火機都找不到一個,但在我房里最后找到了打火機的殘骸,這不可能是意外。”

    一邊說著,董任瑜的情緒也愈發激動起來,“那些警察都不聽我的!沒人相信我說的話!!”

    童言皺了皺眉,“董隊呢?他的話也沒人信嗎?”

    “我哥自從進刑警隊之后就在外面租了房子,他也不知道家里的情況。”提到董任峰,董任瑜的表情稍霽,只是言語中仍摻有不易察覺的抖動。

    “好了,我們不說這個了,”童言知道現在不宜繼續提這件事,走近董任瑜兩步,拍了拍她的肩膀,“后來還發生過什么奇怪的事嗎?”

    “后來?”董任瑜神色懵懂,“父母去世之后我哥就把我接去跟他同住了。”

    童言正欲說話,董任瑜似是猛然想起些什么,又道,“對!后面我又遇到了好幾次意外,這絕對不可能是偶然,真的有人想殺我,我爸媽也是因為我才死的;他們都不信我!他們說我得了病,什么創傷后應激障礙癥,我沒有病!是真的有人想殺我!!”

    她一把抓住了童言的手,面部也猙獰起來,就和童言第一次在醫院見到她發病時一個模樣,甚有愈演愈烈之勢。

    童言一邊安撫著董任瑜,心思漸沉。

    如果事情真如她所講,董任瑜也許真的沒有感覺錯,的確有人想殺她。

    童言腦中閃過董任瑜對吳宗霖的依賴,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

    想著,她試探地問道,“你口中的意外……一直持續到什么時候才結束?”

    董任瑜一頓,神色有些怔忪,“宗霖……和宗霖認識之后,他會保護我。”

    童言手心猛地發力,眼里也閃過似是而非的怒火,果然是他。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