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側心術 > 第71章 071
    和董任瑜確定了再次去探視吳宗霖的時間后,童言二人就馬不停蹄趕回了警隊。

    從和董任瑜的交談中,童言已經有了自己的推測。

    董任瑜十年前不斷發生的意外,先是火災,后來又陸陸續續發生好幾場看似意外的車禍,這分明不是偶然。

    聯想到董任瑜在鞍山的住址,制造意外的人一定是認為董任瑜看到或聽到了什么。

    童言想了很久,最后做出判斷。

    張放失足跌落山頂的事情應該和董任瑜無關,畢竟出事的地方在孤兒院附近的林子,那個地方和董任瑜的住處有很長一段距離,董任瑜也說過她從來沒有去過孤兒院附近。

    那么,就只有可能是和十年前發生的另外一件事有關聯了……

    ——連栩父親的意外殉職。

    連栩父親出意外的地點就在山腳下的銀行,那個地方離董任瑜家不遠;那個開槍命中連栩父親的人……應該就是在逃跑過程中無意撞見了董任瑜,甚至讓她看清了長相和其它特征,于是就興起了殺人滅口的想法。

    搶劫銀行的匪徒一定不會是吳宗霖,董任瑜說認識吳宗霖之后就沒再發生過“意外”,先不論這一說法是否準確,但應該就是董任瑜潛意識里這樣認為,才會對吳宗霖產生別樣的依賴感。

    包括吳宗霖特地制造和董任瑜的偶遇……

    如此多的巧合和意外拼湊起來,連栩父親的案子,果然也和吳家兄弟倆有關。

    如果童言的判斷準確,那么他們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找到當年搶劫銀行的人,也就是開槍打死連栩父親的兇手。

    首先那人有槍,連栩也提到過,他父親中槍的子彈是沒有序列號等級的子彈,但從子彈的型號上來看,對方用的是國內刑警用的最普遍的槍械型號。

    雖然也有對方是從違法途徑獲得槍支的可能性,但就從這件事和吳家兩兄弟的關聯看來,當時的劫匪應該也和他們脫不了干系。

    十年前吳家兩兄弟的黨羽并不完備,吳宗霖和遠程老總的關系也是十年前才剛剛開始,當時為他們賣命的人屈指可數。

    童言和連栩分別查看了這十年來和吳家兩兄弟的親近之人,所有的證據似乎都指向同一個人。

    不論是這十年來和兩人分別有聯系的人,還是吳宗霖在警隊交情超過十年的人,都只有那一個人,事實如何仿佛已經昭然若揭。

    童言和連栩將所有的資料整理完后,就將事情經過一一告知了董任峰,想申請后一步的調查。

    而就在董任峰仍沉浸在震驚的情緒中時,監獄那邊也傳來消息,陳欽然要求見他,說是有重要事情要說。

    同樣得知消息的童言勾起一抹冷笑,他們還沒找上他,這人倒是自己找上門來了。

    董任峰迅速調整片刻情緒,對童言和連栩點了點頭,“我先去聽聽他要說什么,你倆去監控室看著吧,如果有情況隨時通知我。”

    說罷也不管童言二人是否反應過來,邁開步伐便往辦公室外走去。

    雖然面上不顯,但他心情其實比誰都復雜。

    震驚,失望,甚至憤怒;各種情緒交織著撲面而來,沉重地讓他移不開步子。

    如果這件事真如童言他們所推測的那樣,他難以想象,這些年小瑜都經歷了些什么。

    陳欽然的心路歷程沒有人知道,但他叫來董任峰確實是想確認些事情。

    之前他選擇幫吳宗霖背下黑鍋,是因為吳宗霖至少可以確保他家人吃穿不愁,甚至幫他照顧;但他做到緝毒隊長這樣的位置,就算是在監獄里也不可能不知道外界的情況。

    吳宗霖剛剛被捉那會兒,陳欽然甚至還在心中嗤笑過楊新等人的無用功,覺得用不了多久吳宗霖自然便會相安無事得出去。

    但半個月時間慢慢過去了,一直沒有傳來吳宗霖被釋放的音訊。

    他耗費無數心思四處打聽,卻等來了吳宗霖一審判決都已經下來的消息。

    那一瞬間,對于陳欽然來說可謂是萬念俱滅;吳宗霖被捉,也意味著他的自首與犧牲,他家人的安危與未來,所有的一切都泡了湯,賠了夫人又折兵。

    腦中閃過無數想法,陳欽然最后決定和董任峰做一筆交易。

    他知道吳家兩兄弟的事情最多,同樣的,他心里也跟明鏡似的,吳宗霖都已經伏法了,估計吳雪峰也不遠了。

    如果繼續坐以待斃,他可能連重見天日的機會都沒有;他只能依靠自己手上唯一的籌碼,也就是自己所知道的信息,和董任峰做交易。

    他可以告訴他們吳家兄弟的罪證,甚至出庭也沒問題;相應的,他也需要一個污點證人的身份來給自己減刑。

    最起碼,他不能在監獄里呆一輩子。

    十天后,吳雪峰剛剛結束了日程表上的最后一個行程后,董任峰便帶著人出現在了他的辦公室門口。

    吳雪峰微微挑了挑眉,似乎有些不理解董任峰一行人來勢洶洶的意思。

    直到董任峰拿出手上的捉捕令,“我們現在懷疑你和陳雪的突然死亡,十年前鞍山孤兒院的命案,和教唆他人犯罪的名義逮捕你,這是上頭批的文書。”

    吳雪峰眼神微沉,沒有出聲。

    倒是董任峰對他笑了笑,“跟我們走一趟吧?吳書記。”

    吳雪峰也會以他微笑,卻似乎并不準備就此跟著董任峰回警局,“能讓我先把手頭上的事交待一下再離開嗎?”

    董任峰不知可否地聳了聳肩,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讓吳雪峰瞇了瞇眼。

    就好像現在不管他做什么手腳都于事無補似的,這種感覺讓吳雪峰感到一陣莫名的煩躁。

    董任峰不僅對吳雪峰的動作不甚關心,甚至還抬步走出了辦公室,似乎一點都不擔心吳雪峰會使出什么花招。

    眼看董任峰一腳踏出了辦公室,吳雪峰立馬瞥向身邊的秘書,“不是說刑警隊的人沒有查到實質性的證據么?”

    “是、是沒有啊……”男秘書感覺自己舌頭都捋不直了,“我、我也不知道他們怎么就突然申請到捉捕令了……”

    吳雪峰不再看他,用手輕輕敲擊了兩下桌面,起身整理好身上略有褶皺的西服,“不要讓其他人知道我的動向,幫我請個靠得住的律師。”

    秘書忙點頭應下,再看向吳雪峰時,他已經走出了辦公室的大門。

    他知道吳雪峰這人的可怕程度,這段時間都如履薄冰,好在刑警隊那邊沒出什么紕漏,成功拿到了捉捕令。

    想起幾天前刑警隊的人找到他時的情況,他到現在還心有余悸。

    幸好除了這次吳雪峰讓他觀察刑警隊進度之外,他沒有和吳雪峰扯上關系,不然可能連他也難逃一死。

    另一邊,吳雪峰跟著董任峰回到刑警隊后就被他們安排在了警局的小房間里。

    吳雪峰沒想到的是,他一個人在房間內坐了足有一個小時,仍沒有人進來給他做筆錄。

    他笑了笑,自從那個孩子進隊之后,刑警隊治人的法子就越來越多了。

    難道把他晾著就能讓他說出實情了嗎?

    能跟他比耐性的人,可能到現在還沒出生呢。

    這么想著,吳雪峰緩緩合上了眼皮,開始閉目養神,表情神態皆是說不出的愜意享受,就好像真是來參觀的一樣。

    只是他也沒有想到,這一呆,他就在這里呆了一整夜。

    直到墻上掛鐘的時針明確指向早上六點時,吳雪峰終是忍不住,真的緩緩睡了過去。

    再醒來時已是早上十點,吳雪峰一抬眼,便看到了桌子對面的董任峰和童言。

    吳雪峰隨意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有什么能幫到兩位的嗎?”

    童言暗暗咋舌,果然和吳宗霖不是一個段位的人,和吳宗霖比起來,吳雪峰要更加穩重,也更讓人心生懼意。

    董任峰神色不變,淡淡翻開了筆記本,又摁開了錄音筆,“那我們開始吧……”

    這是童言第一次看到董任峰親自給人坐筆錄,也終于見識到了董任峰的厲害之處。

    董任峰做筆錄的時候問得尤其細致,不放過任何一絲細節,甚至有的時候同一個問題要問兩次;盡管吳雪峰早有戒備,每一個問題都答得滴水不漏,但只要是回答,就一定比提問更加困難,吳雪峰的回答速度也漸漸有些跟不上董任峰的速度了。

    答到最后,吳雪峰最終放棄了爭辯的機會,而選擇了沉默。

    太多事情,在不知不覺中就已經原不回來了。

    少說少錯,他知道,自己需要的一個一名律師,而不是被警局的人牽著鼻子走。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