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側心術 > 第74章 074
    來后眼神立即鎖定了庭上的徐傳軒, 對他輕輕地點了點頭。

    徐傳軒收到訊號, 對連栩淺淺一哂, 看向法官, “請允許我請出本案的關鍵性證人, ”

    “高遠。”

    高遠作為證人沒有提前在證據材料上注明, 因為連栩也是在開庭前夕剛剛勸服高遠,并將他的家人做出了妥善的安排。

    董任峰一直對只有兩個證人的事情耿耿于懷, 連栩童言也一樣;他們一早就將目光放在了高遠身上,高遠其人, 不僅是十年前領養張放時的關鍵人物;更是這次陳雪腦死亡的決定性因素。

    由于開庭前沒有報備, 法官在和陪審團經過短暫的決議后詢問辯方律師的意見,“辯方同意高遠作為證人出庭嗎?”

    “高遠作為證人在開庭之前沒有報備, 本就不屬于正常程序, 我們這邊無法同意。”辯方律師很快做出決定。

    法官皺了皺眉,庭下聽眾也開始議論,這個突然出現的證人使他們好奇心十足, 而吳雪峰的律師根本沒思考多久就選擇了拒絕, 分明是在懼怕些什么。

    法官想了想,最終宣布暫時休庭, 要進一步確認高遠所帶來信息的重要性, 進行討論后再做決定。

    而在法官及陪審團詢問徐傳軒證人關鍵性以作出判斷時,法庭上聽眾的議論聲也逐漸大了起來, 維持秩序的人離開了,大家膽子也都大了起來, 紛紛開始猜測起案子的后續。

    童言已經從證人席走了下來,幾個跨步便來到連栩身邊,“高遠的家人安排好了?不會出什么簍子把?”

    “放心,”連栩點頭,眼神中也透出勢在必得的光芒,“在審理結果出來之前,他的家人都會受到保護。”

    “那就好。”童言點點頭,心下微松。

    在這三個證人中,陳欽然是主動要轉為污點證人的,勸服劉東也基本沒花什么功夫;唯一讓他們頭痛的,就是勸服高遠作證。

    雖說高遠和吳雪峰的聯系看似是最少的,也應該是最好勸服的;但誰都沒想到,高遠對吳雪峰的恐懼是從內心深處發出的。

    自從童言二人去銀行找過高遠之后,吳雪峰的人就已經對高遠的妻子兒子進行了嚴密的監控,美其名曰保護,實則確是威脅。

    本來童言二人和董任峰都已經放棄了對高遠的勸說,但在吳雪峰被逮捕之后,董任峰在醫院的眼線發現了陳雪腦死亡的病例可能被人做過手腳,做手腳的人最終鎖定在兩名值班護士之中。

    而其中之一,就是高遠的妻子。

    當童言幾人得知這一信息后,基本就已經可以斷定高遠在這其中充當的角色了。

    但和十年前的案件一樣,他們依然處于沒有證據的窘迫階段;沒有確鑿證據,他們的推測如同一盤散沙。

    情況發展成這樣,高遠作為關鍵人物,已經成為證人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吳雪峰被捕,他的眼線也沒有得到進一步的信息,對高遠的家人一直處于觀望狀態,這也給童言等人提供了一定程度上的便利。

    在經過近一周的軟硬皆施之后,高遠才終于說出了自己的難言之隱,并告知了自己家人的危險處境。

    開庭前一天,高遠最終提出要求,在他確認自己的家人受到保護后就立馬出庭。

    這才有了連栩從昨晚到今早的奔波,又是派人在不打草驚蛇的情況下將吳雪峰的眼線捉拿,又是將高遠的家人秘密轉移到證人家屬保護中心;在親眼確認過自己家人平安無事后,高遠才終于和連栩趕來了法院。

    童言和連栩雙雙走到董任峰邊上坐下,似是有心安慰,董任峰很快看過來,“別太擔心,一般重要性證人法官都會同意的。”

    這個案子的關注度和影響力本身就已經夠大了,今天庭上又來了這么多記者和媒體,只要法官按正常程序審理,就算被告不同意,高遠能上庭作證的可能性也不會低。

    連栩點了點頭,童言則是對著董任瑜善意地笑了笑。

    自從知道董任瑜不為人知的過去,童言便對她產生了別樣的憐惜。

    究其原因,董任瑜會被牽扯進來進而被吳宗霖毀掉一生,也是因為她哥的案子,包括連栩的父親也是。

    董任瑜這兩個月經歷的事情很多,相應的,她也成長了不少。

    她心里大致也明白童言的想法,對童言回以微笑。

    雖然她的前半生被毀了個干凈,但她現在還有哥哥,也有自己的生活;這也是不幸中的萬幸吧,這一切也不是童言的錯。

    她看向吳雪峰的方向,眼中透出一抹狠厲。

    一切錯誤的源頭,在這個人身上。

    董任峰猜得八/九不離十,經過足有半小時的討論,法官最后同意了高遠的出席。

    隨之而來的,是辯方律師猛然沉重的臉色。

    他們在剛剛這半小時里也向吳雪峰確認過高遠在這個案件中所擔任的角色,也已經知道了高遠證詞的重要性。

    高遠入座宣誓完,徐傳軒掏出了當時劉東交給童言的領養表格,放到高遠面前,“請問這上面的名字和身份證號是你本人的嗎?”

    高遠連看都不敢看一眼吳雪峰所在的防線,點點頭道,“是我。”

    “請問你和吳雪峰是什么關系?”

    “當時我老婆被檢查出很難受孕,我們就動了領養的心思,吳宗霖是我的大學同學,當時吳雪峰通過吳宗霖聯系到了我,希望以我的名義領養張放。”

    徐傳軒輕輕頷首,“那你知道吳雪峰想領養張放的具體原因么?”

    “他告訴我張放是他的親生兒子,”高遠面色有些蒼白,“希望我領養張放并能撫養其長大,作為撫養費,他給了我一大筆錢,領養手續什么的當時都是吳雪峰自己辦的,只說讓我在確認領養之后去接人就行了。”

    “除此之外他還跟你說過什么嗎?”徐傳軒窮追不舍。

    高遠點頭,“我和他達成協議,成年后吳雪峰就會帶走張放,后面的事,吳雪峰也多次和我確認過,讓我不要管。”

    徐傳軒笑了笑,“半個月前你的通訊記錄顯示,有和吳雪峰聯系過對嗎?”

    “沒錯,”高遠咽了咽口水,“當年的事情本來就存在問題,吳雪峰一早就和我確認過,讓我對外人緘口不提這件事;得知事情敗露,我的第一想法就是聯系吳雪峰,畢竟我收了吳雪峰的錢,怎么說也是共犯了。”

    “可以理解,”徐傳軒摸了摸下巴,給法官遞上一份病例,“這是陳雪腦死亡的病例備份,這里面有兩份不同的病例,有一份是被人改動過的,而改動這份病例的人,就是醫院的護士長,同時也是高遠的妻子。”

    高遠頭上已經出了些虛汗,“是我老婆改的,當時吳雪峰知道有人在調查之后怕出什么簍子,用我家人的安全威脅,讓我老婆去篡改了陳雪的病例。”

    “你說的威脅有具體證據么?”徐傳軒問。

    “自從知道有人調查他之后,他和我聯系都是使用的匿名電話,”高遠搖了搖頭,“但是我的家人身邊的確有人盯著。”

    徐傳軒點點頭,轉身看向法官,“證人所說屬實,警方已于昨晚將高遠家人身邊的暗梢全部控制住了。”

    說著,他遞上兩份文件,“這是高遠家人身邊眼線的資料,或多或少都和被告產生過交集和聯系。”

    “第二份是吳雪峰二兒子吳辰星和吳辰立的DNA報告,兩人的Y染色體并不一樣,足以證明吳辰星并不是吳雪峰的親生兒子;吳雪峰對這一信息是知情的,在市人民醫院中,我們查到了吳雪峰三年前的DNA測試記錄備份;這也足以證明吳雪峰和陳雪的關系并不好。”

    “顯而易見的是,如果吳雪峰沒有在陳雪的死亡上做手腳,他也不會心虛地讓高遠的妻子去篡改陳雪的腦死亡記錄;而事實上,陳雪腦死亡當天,吳辰立的手術室早早地就安排妥當了。所有的證據和證人供詞都明確地指明了吳雪峰的意圖——他想要救自己唯一能攤在公眾面前的兒子,吳辰立,所以才做了這么多事。”

    法官細細地確認過徐傳軒呈上來的資料后,徐傳軒開始總結陳詞。

    “經過以上所有證人和相關證據,控方做出對被告吳雪峰如下控告,十年前利用他人信息領養,以圖不法之用;領養過程中在可能造成他人死亡的情況下,試圖抹去證據并濫用職權以權謀私;為防信息泄漏阻止警方調查甚至其弟的作為造成了公職人員的殉職,當屬情節嚴重的妨礙公務;以及偽造他人筆記并謀殺陳雪的罪名。”

    事實上,當高遠出席的那一瞬,這場仗就已經“塵埃落定”。

    辯方律師也很清楚高遠此時出席的分量。

    剛剛在只有兩個口供一致的證人的情況下,他們還能勉強用陳欽然污點證人的身份和前后不一的口供做文章;但現在三個證人口供空前一致,他們現在能做的,最多也只是捉住這些人證詞中不確定之處的漏洞,以圖給吳雪峰洗去一些罪名。

    可不管怎么說,大罪名是肯定逃不掉了。

    他們心里也明白,吳雪峰付給了他們高額律師費,想要的并不是減刑,而是讓他真正無罪地從法院走出去。

    但現在的情況,平安無事地走出去顯然已經不太可能了。

    辯方律師席的人臉色都不太好,輪到辯方發言的時候只能捉著控方那段三個人供詞不一樣的地方辯解。

    而在面對三個證人重合的口供之時,他們也束手無策。

    三人說的都是事實,而事實,是不會出現明顯漏洞或者出入的。

    經過幾個小時的拉鋸戰,不管是庭上的法官或評審團,還是庭下的一眾聽眾,心中都已經有了自己的判斷。

    期間經歷了兩次休庭和法官無數次關于法庭肅靜的提示后,關于吳雪峰一案的審理終于有了結果。

    和陪審團的最后一次討論結束,法官敲響了手中象征公平正義的法槌。

    “經合議庭評議認為,本案經法庭調查和法庭辯論,事實清楚證據充分。被告吳雪峰在擔任臨遠省/委/副/書/記期間濫用職權,唆使他人犯罪,并利用職權設計謀殺了其妻陳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條,三百八十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人吳雪峰執法犯法,以權謀私,教唆犯罪以及謀殺罪名成立,念起早年政/績卓越,免去被告死刑,判處其以無期徒刑。”

    宣判下來后的那一剎那,庭下的童言一行心里懸著的那一口氣終于深深吐了出來。

    對于這類案件的審判,上訴改變一審結果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無期徒刑,這個結果相當于定性了。

    媒體在法庭上不能錄音拍照,但手里的筆記已經做得很多了。

    吳雪峰案件的關注度極大,造成的影響也是;輿論的風波愈演愈烈,很多民眾知情后甚至覺得這樣的審理結果輕了。

    只是這都是后話了。

    至少現在,牽著手一同走出法院的童言和連栩相視一笑。

    笑容很淺,只是細看之下童言的眼眶還有些紅。

    這天的陽光好得不像話,兩人只和董任峰兄妹打了個招呼,便退出了記者的包圍圈。

    法院的外街栽滿了綠植,為拖手緩步行走的兩人遮住了些光,陽光細細碎碎地從樹枝的空隙中照下。

    一月的天仍是寒冷,童言感受著身旁高大男人源源不斷傳來的溫暖,緩緩勾起了唇。

    她和他本無交集,又皆因往事所困;

    至少,在所有慘痛的回憶中,她遇見了他;并最終攜手走到了一起。

    童言眉眼彎彎,她知道的,正義從來不會缺席。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